森辞儿

无法改变

你的空城

  在无尽的黑暗中,海鸥听到他的呐喊。
  
  一阵接一阵的波涛席卷而上,携带着愤怒狠狠拍打着沙滩,将黄金的沙子分离开来。暴雨毫无征兆的骤然降临,将辽阔沙滩击穿,听到它心碎的声音。
  
  在剧烈的强风中,海鸥奋力拍打着它的翅膀。
  
  它嘶吼着,咆哮着,它用自己的身体与风暴做着最后的抗争。它飞起来了!在这狂躁的暴风中飞起来了!
  
  它听见海笑着跟它说:“假如我给予你三天的自由,你会为此而付出什么?”
  
  海鸥听见它回答的声音——
  
  “假如可以解除我心中的疑惑和挣扎,我愿意用残存的幸福作为交换。”
  
  ·
  
  身为一名皇族,雷狮活的并不是很自在。
  
  他的一生似乎都从抑郁中度过,无尽的黑暗和质疑无时无刻都冲着他袭来。除了发呆就是做梦,但这似乎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身为一名皇族,雷狮总是活在阴影当中,没有平民联想的荣华富贵衣穿无愁,只有被束缚的自由和无尽的指责。
  
  ·
  
  海鸥总是在疑惑,为什么它不能活出它想要的样子。
  
  在它的半生中,它总是在思索生与死,感受死亡,靠近死亡。
  
  直到海鸥飞跃了高山,穿梭在云间,享受了森林的寂静和午夜的风,知晓了温柔的阳光。
  
  直到它终于抵达了海洋。
  
  那天它看到了海洋的汹涌和寂静,感悟到了生命的真理。
  
  它终于遇到对的事物。
  
  在一个雨天,海鸥咆哮着宣泄自己的压抑,无限的黑暗终于涌进它的心窝,无尽的疑问终于回荡在它的脑海。
  
  它思索着为何而活,它投入了大海。
  
  在与大海接触的一瞬间,它仿佛感受到了它的寂静和旷阔的胸怀,一切都远离了它,唯有身边的波澜回荡着生的奥义。
  
  海笑着说:“你还活着哦。”
  
  它回以一个笑容,闭上了星辰流动的美丽眼眸。
  
  它漂泊到了第五个季节。
  
  ·
  
  安迷修救活过无数人,但抑郁的皇子,他还真没见过。
  
  他们邂逅的第一天就下起了暴雨,豆大的雨滴在天空就混合在了一起,再狠狠的砸落在地上,深刻倒映在安迷修碧色的眼眸中,仿佛翡翠般清澈透亮。
  
  那双眼眸仿佛在笑。
  
  雷狮暗想。
  
  耷拉在脸颊边的发丝滴答着雨滴,骑士的嘴角上扬着一个弧度,优雅的单膝下跪,头颅微微低下,磁性都声音铿锵有力。
  
  “我发誓将对您至死不渝,皇子殿下。”
  
  那天,安迷修抬起了头。他发现这位抑郁的皇子确实是精致,可唯有眼眸中本应流动的星河黯淡了光芒,竟有些令人难过。
  
  安迷修这样想着,又低了低头颅。
  
  “我将给予您辽阔无垠的自由。”
  
  ·
  
  “神啊,救救我!”
  
  海鸥呐喊着,扑簌着翅膀。
  
  “那就让我来成就你吧。”海笑着说。
  
  海鸥突然变得无比安静,因为有那么一刻,它真的看到了自由。
  
  ·
  
  “那么,我是你的救赎吗?”安迷修对雷狮说,碧色的眼眸仿佛绽放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他比划着:“你知道一只海鸥吗?它一直疑惑着生的意义,有一天它历经了无数风霜到达海洋,它听见海洋的呼吸,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然后呢?”雷狮蹙着眉。
  
  “然后呀,它就投海了。”
  
  “......”
  
  “可它变成了一道阳光喔。”
  
  ·
  
  因为海鸥看到海舒展着身子,用最高的海浪将它送上了太阳。
  
  ·
  
  “啊......所以,殿下。能跟我讲讲你为何而感到压抑吗?”安迷修撑着脑袋问道。
  
  “唔...”他支吾半晌,声音变得有些阴冷。最终只是骂了句,“傻缺骑士,你怎么懂。”
  
  你怎么懂。
  
  像你这种乐天派,整天没有烦恼,就算有也只会抛之脑后,没有压力,没有议论。
  
  你怎么懂。
  
  ·
  
  可在雷狮睡觉的时候,他无法发觉他的骑士总是走入皇宫的最底层,在那无尽阴暗中寻觅着稀少无比的空气,感受片刻的窒息,双剑的流萤无限挣扎。
  
  他哭着,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眸中的翡翠失去了光泽,黯淡的令人发指。
  
  我怎么不懂。他哭着呐喊。
  
  我懂啊。
  
  因为你就是我的压抑。
  
  ·
  
  海鸥迎着风呐喊:“我的自由啊,你何时才能出现!”
  
  海逆着风微笑回道:“我就是你的自由啊。”
  
  ·
  
  雷狮总是带着面具,面对无数人怪异的目光,面对那总是在夜晚袭来黑暗。
  
  他把玩着笔:“死算什么,安迷修。折磨你的是生。”
  
  “想哭,想死,非常难过。我总是要比别人快一步,我总是要活在父皇和哥哥的阴影之下,我的性格总是受到子民的质疑,我不是一个好王,我知道,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好王。”
  
  “你......想成为暴君?”安迷修小心翼翼的问。
  
  “快滚。”
  
  雷狮面无表情的看向安迷修,眸中的星河彻底凝固。
  
  “听好了,我、要、自、由。”
  
  雷狮没看到,安迷修的目光闪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雷狮在提到自由二字时,那眼眸中黯淡的星光闪烁了一瞬。
  
  但确实是一瞬。在那之后,那星河演变成了千年寒冰。
  
  可安迷修听到他小心翼翼的说:
  
  “自由,我能给予你,你需要吗?”
  
  ·
  
  海鸥看到了自由。
  
  因为海呼啸着询问他是否需要自由。
  
  ·
  
  战乱是非常可怕的。
  
  无尽的绝望,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哀嚎,无尽的渴求,弥漫着无尽的烈焰,无尽的人影,携带无尽的死亡气息降临。那是雷狮当时所恐惧着的存在,那便是他一直屹立在心头的恐怖身影,导致他至今都变得无所畏惧,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比那些身影更加可怕。
  
  尸横遍野、鲜血淋漓。雷狮的内心盛满了恐惧,清澈如湖水般的眼眸被彻底打破了宁静,印透出死亡的场景,印透出鲜血染红的地面,印透出人类脆弱的灵魂。
  
  这便是当时雷狮窗前的唯一风景了。
  
  梦想、希望——荒谬至极。在这尸横遍野的世界,谁会在意那些渺小到如同尘埃一般的存在,谁会在浓浓的血腥味中联想到光明的字眼,谁又会在临死前感慨自己即将收尾的人生......?是啊,如果世上没有战争这等事物,又会有多少人获得宽恕呢?空旷的草地被染上血红,到处飞溅的血花沾染上仍奄奄一息的人类,倒影出他们放大的瞳仁,被死亡的恐惧气息彻底蔓延,变得无比空洞......无比......绝望。
  
  本该美好的世界,本该天空万丈光芒,候鸟清晨的鸣叫却被名为战争的事物彻底扼杀,消磨殆尽——至终成为了痛苦的呻吟。
  
  那是雷狮一生中第一次恐惧,也是最后一次。
  
  他看到安迷修骑上最好的战马,挥舞着他从没见过的他的武器,红色和蓝色的光芒交织出猩红的火光,燃烧了血液。
  
  雷狮第一次看到骑士凶残的一面。
  
  ·
  
  海笑着问海鸥:“那我是你的救赎吗?”
  
  海鸥点着头,眸中的星河流转起来。
  
  ·
  
  “诶......殿下,快回去!”
  
  “这里很危险,殿下。”
  
  “殿下,陛下他......”
  
  雷狮睁着无神的眼眸,跪在王座前。
  
  “父王......我不明白。”
  
  “你明白的,雷狮。”伟大的王慈爱的笑着,走下王座,伛偻着背,宽大的手掌抚摸雷狮柔软的紫发,气息微弱的仿佛即可便会消失。
  
  “我宣布,三皇子雷狮,将是雷王星下一代的王。”
  
  老去的王的笑带有疲态:“雷狮,我欣赏你不羁的性格,所以我觉得你能带领雷王星走出战乱,回归盛世。”
  
  “你从小就喜欢一个人。但我希望这一次,你能和你的骑士并肩作战。”
  
  雷狮转过了头,一旁单膝跪着的安迷修又低了低头,但他仿佛能看到那碧色眼眸中盛满的笑意。
  
  “好。”
  
  王的笑容突然绽放,宽大的手掌突然涌现了一丝闪电。
  
  “接下来。我将授予你雷电的力量。”
  
  ·
  
  海鸥叫着:“我拥有打击黑暗的力量了!”
  
  海笑着回应:“恭喜你啊,拥有了你自己的救赎。”
  
  ·
  
  战况及其惨烈,鲜血四溢,但战场上只有两个身影一直立着,仿佛永远也不会倒下。
  
  雷狮及其嚣狂的笑着,安迷修仍然笑的温和,可又携带着几分危险。强烈的闪电在天空中萦绕,红与蓝的光芒相互交织出一片天际,令敌人望而生却。
  
  “殿下。”
  
  安迷修突然单膝跪下,棕色的头发低垂下来,声音平稳而坚定。
  
  “让我来开创你的空城。”
  
  ·
  
  “嗨,海。我要去寻找我的光明啦。”海鸥向海告别着。
  
  “哦,那就让我们相遇在世界的尽头吧。”
  
  “喂,你哭什么呢?”
  
  ......
  
  ·
  
  “假如给你三天的自由,你会以什么作为交换?”
  
  “什么?”
  
  “力量吗……?还是,这个——”
  
  安迷修顿了顿,舞动着双剑,荧光竟朝着雷狮直冲,在那无尽的呼啸声中,雷狮的目光突然变得寒冷,随即他举起了手中的锤子,强烈的电光划破天际,狠狠落在了骑士的身上。
  
  “安迷修...。”
  
  眸中的星河突然变得死灰,雷狮低着头,笑声近乎病态。在心脏的最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破损,裂出了一道道无法愈合的裂缝,流淌出了鲜红的血液。
  
  ——那是名为信任的事物。
  
  “好了,我算是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在乎我。”
  
  雷狮将绝望的双眸移向倒在地上的骑士,无视身后千军万马震惊的注视,凄惨的笑着,身影显得无比脆弱。
  
  “打扰。永别。”
  
  ·
  
  如果海背叛了海鸥,海鸥会怎样。
  
  会丧失它还不容易积攒的希望和信心,会再度陷入绝望,会受到无比严重的打击还是......变得一蹶不振。
  
  它会催眠自己。
  
  “救赎啊,我从来没有过。”
  
  可当海鸥离开之后,海总是在默默呢喃着。
  
  “我没想害你啊......”
  
  然后啊,那海就再也没有了波浪。
  
  海风只会卷起它的自言自语,却再也没有人去聆听。
  
  “对不起,对不起。”
  
  ·
  
  从此天空再也没有了雷电。
  
  安迷修总是呆呆看着天空,感受着云海的翻腾。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他始终无法相信。
  
  
  “骑士。雷狮他一直都很不羁,你也知道。他不止一次有背叛逃离的念头,这样的皇子留在雷王星,明显会成为一个祸害。所以,不管你们的交情有多深,请拜托......杀了他。”
  
  “......陛下,您是认真的?”
  
  “我知道雷狮这个孩子有抑郁症,他从小到大一直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可他又是如此优秀,他必须压迫自己变得完美,就算完美,也会有旁人质疑的眼光。身为三皇子,他的哥哥们的光环都太大了,导致他对于生都没有了太大的希望。对于他来说,死亡甚至会成为一种解脱。”
  
  “......”
  
  “安迷修。请必须告诉他,我爱他。在他被你杀死之前......非常,感谢。”
  
  “等等,你自己不忍心对自己的孩子下手,所以把他交给了我?他的守护骑士?”安迷修的声音愈发寒冷,眸中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温和,反而锐利的像刀子。
  
  “你应该知道骑士誓言吧,守护骑士会立下血誓,除非皇子是个恶人,否则一旦伤害到他的守护对象,骑士就会立马死亡。”安迷修抬起头,“还是说,你有足够的理由证明雷狮......是一个恶人?”
  
  王叹了口气,附在安迷修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而后者听闻沉默半晌,随后竟安静的点了点头,接受了吩咐。
  
  “他是海盗,他手上沾满了鲜血,他是个恶人。”
  
  ·
  
  “海啊,你知道在这场杀戮游戏的终端,谁会最后怀恨离去呢?”
  
  “不知道喔。”海记得它之前这么微笑着对海鸥说道。“但我在死亡名单中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告诉你哦,我是个海盗呢。我还有一帮兄弟,我们会获得自由的!”海鸥欢腾着扑扇翅膀,冲着海说道。
  
  “哦。你做了什么恶事?”海沉默了很久,语气有些僵硬。
  
  海鸥似乎没有觉察:“好多呢!做这些事,我觉得很自由呢!”
  
  海苦笑着——
  
  那我就不能守护你了,恶党。
  
  ·
  
  最终,雷狮失踪。在安迷修的带领下,雷王星还是取得了胜利。
  
  战场一片狼藉,硝烟四起。可传说本以为正是庆祝的时刻,意外还是发生了。
  
  ——安迷修在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的瞬间,将剑指向了背后雷王星的军人们。
  
  彻夜的杀戮,无尽的惨叫,安迷修竟将自己的愤怒全部发泄在了自己人身上,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可能是在替早已离去的皇子做最后的挽留,也可能在替他们悲惨的命运做一个结局。
  
  
  安迷修知道他要死了。
  
  因为雷狮最终还是留给安迷修一封信:
  
  
  傻缺骑士:
  
  就这样平淡无奇的离开还真不是我的风格。接下来的这些我从没和别人说过,你给我听好了。
  
  
  我曾经几度沉迷于梦境之中。
  
  梦中的繁华绚丽,只是独属于我自己的色彩,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我漫步其中,享受那几刻悠闲;可现实中的我却总是站在繁华背后阴暗的角落,总是默默注视着人群,我总是不能活的逍遥自在,我总是不能得到我想要的生活。
  
  所以我喜欢做梦,在空闲时喜欢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什么都不做。静静等待着电脑熄屏瞬变黑暗时那一瞬间自杀一般的快感。在正午最好的时光中睡一觉,傍晚六点左右从梦境中回归,望向窗外,却总是夕阳西下,黑暗慢慢包围着自己,仿佛坠入了无底深渊。空空的房间,昏黄的灯光,一瞬间世间最恐怖的孤寂就会席卷而来,把我卷入滔滔江水,仿佛被它扼住了喉咙,不能呼吸,不得动弹。但我仍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变化的生活,浑然不知绝望已经充斥了我的大脑,使我变得迟钝。我不再对时间过敏,浑浑噩噩的生活,没有人亲近,没有人接近,没有朋友,一个人孤独的在风雨中掌舵,前方却仍是一片孤寂的大海。但我心里却总存着一小块光明。
  
  这光明很明亮,很夺人眼球,却又很清澈。导致我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看清了他的一切,内心世界,情感,没有丝毫刻意的掩盖。他又很特别,不在乎荣誉、地位和金钱,死板的令人伤脑筋;他在生活上很笨拙,却又意外的温柔。他很了解我,他给予了我温暖关爱,让我在这黑暗的世界不再寒冷,但却始终是无用之功。
  
  所以我妄想守护这寸光明,我妄想用自己的力量使它永恒,可以一直照耀着世界,使它温暖起来。但我又无能为力,只得做一些非常规的事情来取得财物和名声,这些或许能使你好好生活下去。我知道惩罚会很快到来,我是个恶人,所以你杀我,我没有怨言,我也渴望着这解脱。
  
  喂,混账。我撑不住了,你要给我活下去。
  
  雷狮
  
  尾声
  
  海看着海鸥流淌出的源源不断的鲜血,不断咆哮翻滚着,风刮来了它绝望的呢喃。
  
  “你、为什么要靠这种方式来获取名利......你明明拥有更好的选择使人爱戴你,你为何要走上这条恶路......”
  
  “真傻。可是这一切、这一切都来不及了啊……”
  
  ·
  
  安迷修是在一个雨夜离开的。
  
  狂风呼啸而过,一声响雷撕裂天际,天空在霎那间阴暗起来,乌云迅速遮挡住了那片碧蓝。突如其来的暴雨骤然下降,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狠狠砸在地面,水花飞溅。
  
  当安迷修将热流刺穿王的心脏时,他嘴角的笑容愈发狰狞,眸中的翡翠彻底失去了原先的清澈,被无尽的痛苦搅合,变得浑浊起来。
  
  最后,他凄凉的笑着,跪坐在无人的城堡中。
  
  眼前的景象愈发模糊,可眼前紫眸少年的幻想却显得无比清晰,他看到他奔跑过来,抛弃了所有的烦恼与痛苦,唯有幸福和快乐在他脸上洋溢。
  
  这便是他的全部愿望了。
  
  当年立下的誓言终于开始反噬。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捏住,无尽的痛苦使安迷修蹙起眉头,但仍然倔强的不肯发出任何懦弱的声音。
  
  “这是我赐予你最后的自由。”

  “让我来开创...你的空城。”


  “抱歉,安迷修。这已经是扭曲的爱了。”
  
  “雷狮,是你吗...好冷,我想回家。”
  
  “那就回呗。你真是傻缺。”
  
  “雷狮啊,带我走吧。”
  
  他仿佛又听到他低低的笑声。
  
  “也是,这世界无比险恶。”
  
  “我带你走。”
  
  ·
  
  海鸥依旧呐喊着自由。
  
  “你怎么了?”海疑惑问道。可海鸥罕见的没有回答它。半晌后,它看到海鸥扇动着翅膀朝它扑了过来,海愣是一愣,注视着海鸥陷入它的胸怀,直至停止挣扎。
  
  “海鸥,海鸥你怎么了?”
  
  海惊恐地大喊,可海鸥的尸体逐渐下沉,到达了它自己也感受不到的地方。
  
  于是海开始降低自己的平面,想要去感受海鸥的存在,可无论它下降多少,海鸥都不见踪影,唯有它的味道一直环绕在海的胸怀里,挥之不去。
  
  终于,海干涸了。
  
  太阳看见在那个巨大的空坑中,一只小小的僵硬尸体异常的明显,好像在发着光茫。
  
  阳光叹息着收纳了它。
  
  海最终还是找到了海鸥。
  
  一个事实一直安慰着太阳:无论怎么样,它们都不会分开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