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辞儿

无法改变

雷安《南山为海》

  南山为海.
  
  01.
  
  雷狮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还是在正值三月的初春。
  
  阳光璀璨挥洒而下恩惠着世间众生,候鸟吟唱着动听的歌曲。眼前的骑士单膝跪着,自喉管发出的音色如沐浴春风一般温暖柔和。
  
  ——“我来接您回家了。”
  
  这是他对他时隔多年再次邂逅时说的第一句话。
  
  02.
  
  在雷狮的印象中,安迷修就是一个雷王星皇室护卫队的傻 缺骑士。
  
  雷狮是一个很崇尚自由的人,他一直以来都不甘于皇子的尊贵位子对于他自由的束缚,时常心心念念着如何才能逃离这种命运。
  
  可能因为其他成员对于他的弟弟卡米尔的欺凌,对于这个皇室,雷狮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
  
  可能还因为所有人都隐瞒了他一个秘密。
  
  ——关于雷王星皇室成员成年那天的秘密。
  
  03.
  
  在雷狮十八岁成年的那天,父王召他进殿,在所有雷王星子民的面前亲口宣布他——那个名为安迷修的人,将与雷狮永远绑定在一起,成为他的贴身守卫。
  
  子民们喝彩着,随即立刻安静下来,等待着他们的皇子欣喜的回应。
  
  “不。”雷狮却听见自己这么说。
  
  ——因为是束缚自由的东西。
  
  人群当时一片哗然,雷狮静静注视着那位绿眸少年款款走来,嘴角挂着的优雅微笑直憾人心,看起来还有些胜卷在握的感觉,不禁使雷狮厌恶了几分。
  
  “尊敬的皇子,我有保护您安全的责任。”绿眸少年温和地笑着,声音还是那样,显得十分温暖柔和。
  
  雷狮皱了皱眉头,刚欲开口拒绝,却被绿眸少年的下一句话打断了刚出声的一个音节。
  
  “以及...我许诺给您的自由。”
  
  安迷修温柔地笑着,脸颊边的碎发随着微风飘扬,碧绿色的眸子澄澈透亮,像一块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好啊。”
  
  雷狮听见当时他这样说。
  
  04.
  
  安迷修是少数能懂雷狮的人之一。
  
  他明白他尊贵的皇子是有多么不甘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上,也明白雷狮对自由近乎疯狂的渴求。
  
  所以,他非常努力的在寻找帮助雷狮逃脱的方法。
  
  所以,在雷狮19岁生日的那天,雷王星传来了一个震惊宇宙的消息。
  
  ——三皇子雷狮以及他的堂弟卡米尔抛弃皇子身份,逃离雷王星。
  
  几个月后,雷狮海盗团的名声响彻宇宙。当时安迷修跪在王座之下,虽低着头,但仍能清楚地感觉到王气得发青的脸色,以及那足以碾碎世界的愤怒。
  
  也曾有知情的人询问过他——可曾后悔?
  
  我不后悔。
  
  安迷修听到自己这样说。
  
  因为那永世的契约便在心中。
  
  他心中的王,也活在心中。
  
  ——那是无比炙热的心。
  
  05.
  
  雷狮原以为自己能永远这样安逸自由的生活下去,直到那天,在刚开始的凹凸大赛预赛中,在一片树林里,他再次邂逅了三年前的那个绿眸少年。
  
  还是不变的容貌,唯有那眸中璀璨无比的绿宝石中多了几分年少的嚣狂,连同那永恒不变的沉着冷静再次与内心的印象重合、更新。
  
  勾勒着他脸颊的轮廓,雷狮沉默许久。
  
  “为何而来?”
  
  “我尊敬的王。是您的骑士...来接您回家了。”
  
  雷狮仍然记得当时那褪尽温度的风尽数刮着他的脸颊,拂起了额前的碎发。两人的衣衫啪啪作响,携带着记忆重启的奏鸣曲...降临在这世间。
  
  那是钢琴声。
  
  是雷狮最喜欢的声音。
  
  06.
  
  “我逍遥惯了。”
  
  “我明白。殿下。可我必须带您回去。”
  
  “理由?”
  
  “......这是王的命令。”
  
  嘴角挂起的无限嚣狂,眼底暗藏的不屑一顾尽数显露,并不是逍遥惯了,而正好是年少轻狂的模样。
  
  07.
  
  “骑士安迷修。作为雷王星的王,我命令你去将叛国分子雷狮和卡米尔捉拿回来。”
  
  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在皇宫回荡着,那是他永远触及不到的尊贵地位。
  
  安迷修低着头,左膝紧紧贴靠着地面,虽铺上了柔软华丽的地毯,却仍感到一阵钝痛席卷而来。
  
  握紧左腰别着的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长剑,安迷修右手握拳靠在左肩,微微躬身表示尊敬,耳边柔软的棕发低垂下来,掩盖住了他的侧脸,以及那荧光流转的璀璨眼眸。
  
  “遵命。”
  
  声音容不得一丝犹豫或颤抖。
  
  08.
  
  命运这种东西,终究还是逃脱不了的,无论是谁。
  
  09.
  
  雷狮低笑一声,架在右肩的雷神之锤环绕着电光,碰撞在一起,发出令人不安的“滋滋”声。
  
  “哼,可笑。”
  
  从鼻中发出不屑的声音,雷狮眯起了眼睛,危险的气息在星辰大海般的眸色中肆意横生。
  
  “安迷修。难道你至今都不了解我的性情吗?”
  
  安迷修低了低头,将手持着的双剑插回腰两侧别着的剑鞘中,左腿微屈缓慢跪下,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无人比我更了解您,殿下。”
  
  “所以我此刻来接您回家,真正的家。”
  
  “所谓......星空。”
  
  话音刚落,冰冷与炙热便交替在他手中,旋出璀璨的光芒奔涌而上,带着不可一世的强烈气势直冲云霄,却又在空中反转,竟袭向了他无比尊贵的王。
  
  在那一刻,什么承诺、契约、骑士道,都脆弱地像纸一样,彻底被撕裂。
  
  就像安迷修在空中清晰地看到雷狮眸中原先的信任、欣赏,逐渐变得诧异,最后演变成了千年的寒冰。
  
  10.
  
  “骑士安迷修。”
  
  “本王已下达命令多次,可你却没有任何行动。”
  
  “皇室商量决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下达你的任务,若你不完成,你将被永久逐出雷王星。”
  
  “抱歉。尊敬的王,下一次的任务,在下会全力以赴。”
  
  “很好,去杀了雷狮。”
  
  听闻此话,跪着的骑士暗自咬紧了牙,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无力感,却不得不被迫屈服于命运之前。
  
  “......遵命。”
  
  璀璨的碧绿眸子黯淡了几分。
  
  11.
  
  “安迷修。你所谓至死不渝的骑士道,就是如此愚昧吗?”
  
  “嘁。真不明白那个老头儿是如何看中的你。”
  
  雷狮将架在肩膀上的雷神之锤举过头顶,数道恐怖电光在霎那间朝上蔓延,逼迫着天上白云四处逃窜。
  
  安迷修踩着名为凝晶的长剑,笑容依旧不改。
  
  “抱歉,殿下。恕我直言,在下如今的位置并不是王的恩赐,而是您自己的选择。”
  
  “我和您的降生,相差了至少半个世纪。”
  
  风在霎那间停了下来,就像世界停止了呼吸。
  
  12.
  
  骑士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位置。
  
  他们的容颜将会在骑士十九岁时彻底定型,且永生永世不会再发生改变。而这就是骑士领先于整个世界的优势,甚至连皇族都无法获得这个权利。
  
  但因为是有要耗费一生去保护的人,骑士漫长无边境的整个一生,都会被束缚在皇族的身边。所以为了至死至终的保护皇族,骑士必须一直保持着最佳状态和警惕。
  
  之后才有这定型容颜一说。
  
  在雷狮刚满一个月时,安迷修的实际年龄大概就是一个中年人了。但这永不改的容貌,总会使人错认为他仍是年少轻狂。
  
  而到现在雷狮仍被蒙在鼓的是,那个刚满一个月的他,替现在的他很草率地做了一个相关到永生永世的决定。
  
  ——那便是皇族对守护骑士的选择。
  
  13.
  
  安迷修的眼睛很漂亮。
  
  印刻在那抹秋波般碧色的眸子里暗藏的是春水般的温柔,在温暖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闪着点点光芒,使得在那选择的瞬间,年幼的雷狮变偶然瞥到了那耀眼到夺目的色彩,仿佛这在那之中,蕴含着整个世界的美好。
  
  瘦小的手臂指引着怀抱着自己的守卫,朝着那个人儿缓慢接近。短短的可爱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个拥有着美丽眼眸的骑士,却又显得怕生的缩回去。胆怯的将目光移至骑士的脸庞,却发现近看着这双眼睛,仿佛又变成了一潭平静的湖水一般,异常的澄澈清明,唯有他与他对视的一霎那划过了一抹极浅的诧异。
  
  紧接着,他单膝跪下,腰两侧的佩剑微微闪着冰冷与炙热的光不断交替,更为此人增添了几分耀眼的光芒。
  
  “尊敬的小殿下,我将永远等候着您。”
  
  抬起头来,仰视着那仿佛盛满了一整个星空的星辰大海的湛紫色眼眸,那抹清明的碧色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在下发誓,将会对您至死不渝。”
  
  那便是骑士誓言的最后一条。
  
  ——“我发誓,将对心中所爱至死不渝。”
  
  14.
  
  皇族和骑士的命运紧紧缠绕在一起,但却只是单方面的。
  
  “在这点上,骑士显得卑微。”安迷修静静注视着雷狮因真相大白而显得有些诧异又呆滞的神情,仍然面不改色,但嘴角勾起的轻微笑容仿佛永远不会消失,声音温柔的仿佛和沐春风一般动人。
  
  “守护的皇族如果死亡,伴随着骑士契约第一条:骑士因守护不当而导致皇族意外去世,他的守护骑士也会相继死亡。”
  
  “而如果只是守护骑士死亡......皇族却能够很好的活下来,并能拥有挑选下一任守护骑士的权利。”
  
  “那么......”雷狮突然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眼中勾勒出的嚣狂尽数显露,微风正巧惹得他的衣角到处乱飞,更给他增添了几分不羁的气势。
  
  安迷修的笑容依然显得有些无奈。
  
  “没错。在下现在的所作所为,相当于在亲手手刃自己。”
  
  15.
  
  风卷起浩荡离愁,将初春的嫩叶残忍撕扯而下,显露出的伤痕累累的枝条孤零零地挂在树干上,在阳光的辅助下在地面投射出了一抹阴影,轻微摇晃着。
  
  空气突然显得有些宁静,就像当初再次邂逅一般。
  
  或许是因为,这仍是正值初春的三月。
  
  16.
  
  “但你是叛国贼,雷狮。”
  
  突然改变一贯的敬词,就连从前恭敬的称呼都变为了直呼全名,这如此大胆的行为,安迷修却显得格外坚定。
  
  “海盗就是恶党,而骑士所要对抗的,永远都是你们这类恶人。”握紧双剑的手心冒出了些许汗珠,说着自己从来不敢想过的话语,安迷修的内心划过一丝极其微弱的痛楚与不忍,却又很快强迫着自己忽而不记。
  
  雷狮握着雷神之锤的右手更用上了一份力气,白皙的皮肤下隐隐约约看到了青筋的轻微暴起,湛紫的眸中渲染上了一抹嘲讽和杀意。
  
  “哼。到底是谁对抗谁,你可要想明白了。”
  
  “拿起你的剑,安迷修。”
  
  “这一次,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17.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对方会对自己兵戎相见。
  
  但狂傲的皇子和优雅的骑士,本身并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或许那曾经坚信着的挚约,最终只不过是存活在童话中的美好吧。
  
  18.
  
  双剑激起的两道流萤冲天而起,璀璨无比的蓝色和红色互相缠绕着卷起天上流云,再化为足矣碾碎世界的强大力量席卷而来、直冲云霄。
  
  手持双剑的骑士在这灿烂光芒的照耀下闭上眼睛——并不刺目,只是那泪腺涌来的酸涩感突然袭来,两道泪水悄然滑过脸颊,再沦落到强大力量之下瞬间蒸发,仿佛从未存在过。
  
  雷狮嘴角的嚣狂宛如带刺玫瑰肆意绽放,高举着的雷神之锤电光闪烁,天空的雷云散发着无比危险的气息,数道细长的闪电伴随着响雷降下,惩罚万物。
  
  “抱歉...殿下。”
  
  微风卷起骑士的喃喃细语,夹杂着无限复杂情感和不得不屈服命运的极度不甘,却又很快被响雷声尽数碾灭。紧接着,雷神之锤和双剑在霎那间碰撞在一起,无比强大的气流自两人之间横空出世,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碾碎着乱世,数棵巨树被撕扯上天空,两人的衣角被吹的卷起,锐利的目光碰撞,摩擦出了强烈的火花。
  
  显得灵活地翻转手腕,棕色的发丝划过一道相对完美的弧线,借用转身的力量以手肘撞击对方,两把长剑被抛向空中,却在即将坠下时骤然停下,在虚空竖直了身体,散发着无比耀眼的光芒。
  
  “大赛第五——双剑的安迷修?”
  
  雷狮显得很轻松地侧头躲避安迷修的攻击,紧紧抓住了安迷修送来的手腕,眉梢轻挑,眼底傲气凌人。
  
  “名副其实。可惜......还是太弱了!”
  
  天上席卷的雷电以强烈的气势通过导体涌进安迷修的体内,双手在霎那间变得麻木,一阵脱离感骤然涌来,紧接着腿一软跪倒在了人的面前。
  
  海盗眼底盛着无限的嘲讽,居高临下地俯视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骑士,注视着他痛苦又显得倔强的表情,雷狮眼梢轻微弯起,话语暗藏笑意。
  
  “安迷修呵。弱鸡罢了。”
  
  19.
  
  “这个海盗,难道要比你信仰了半生的骑士道更加重要吗?”
  
  “他不值得。清醒点,安迷修!”
  
  “啊啊......骑士道讲究的便为自由了。既然这样,如果是一个骑士喜欢上一个海盗的话......”
  
  “也不是不可以吧。”
  
  安迷修对自己说。
  
  20.
  
  你瞧。
  
  knight——骑士。这个单词,是不是很像一个人拿着盾牌......抵挡住了黑夜?
  
  21.
  
  安迷修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将王赐予他的双剑化为流转的荧光,刺向他最尊敬的王子殿下。
  
  天阴沉下来了,仿佛在预示着即将来临的告别。空气变得有些潮湿,直到抵达极限降起丝丝雨点,稍稍湿润了两人的头发。
  
  安迷修无力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着,雷狮就站在身前仍高高在上。可明明是这么一个近乎看腻了的身影,竟在此刻又显得光彩起来。
  
  雷狮俯视着躺倒在地上不断发力想要站起来却每次跌落的家伙,眉头轻微蹙起,眼眸捎带着些许不解。
  
  “你所谓的忠诚,竟如此不堪?”
  
  话音未落,一声响雷撕裂天际,天空在霎那间阴暗起来,乌云迅速遮挡住了那片碧蓝。突如其来的暴雨骤然下降,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狠狠砸在地面,水花飞溅。
  
  感受着身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意识逐渐模糊。安迷修无力攥紧五指,神经传来的痛觉近乎麻木。眼眸悄无声息的闭上,阴暗中那抹璀璨的碧绿失去了光彩,唯有湿润了的睫毛轻微颤抖,脸颊上的液体不知是雨,是泪,亦是血。
  
  看不到的,是心脏被名为命运的带刺藤蔓紧紧缠络,近乎停止跳动,暗色的血液悄然冒出,然后滴落、滴落。
  
  “嘀嗒——”
  
  是心碎的声音?
  
  22.
  
  天使终究被命运打败——天空般宽大美丽的羽翼被残忍撕扯,血迹污染洁白羽毛。
  
  无力挣扎。最终无法逃脱掌控。
  
  可从阴霾中爬出来的,却仍是倔强魂灵......!
  
  23.
  
  雨势骤大,携带着世间一切痛苦泄愤于地面,无力的新叶被狂风残忍刮下,豆大的雨滴狠狠砸在之上,清脆声响——仿佛出现了裂痕。
  
  “无人真正热衷于杀戮,雷狮。”
  
  安迷修闭了闭眼,双手无力攥紧,地上刚刚冒出的新芽被死死抓住,时不时的断裂声被雨势彻底掩盖,就像骑士一生被束缚的命运一样、可笑,无比渺小。
  
  又似乎是进击中的鼓点有节奏的蹦跳,代表着的鲜活生命早已垂死,最后的倔强却仍然不朽,那是无比坚定的魂灵。
  
  注视着趴在地面狼狈不堪的安迷修,雨滴不断顺着湿润的发梢滴落而下,却早已无暇顾及。从心头突然涌上的阴霾逐渐蔓延直至吞没雷狮的理智——意识突然模糊,无数的重影显现至眼前。
  
  摇了摇头试图消散袭来的晕眩感,身体却逐渐无力。也不知为何倒地的骑士突然站了起来,努力挺直了身体,头顶悬浮着的冷热流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雷狮突然回想起,这抹光芒曾经照亮了他的一生。
  
  24.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挚深的情感习以为常了。
  
  甚至从梦中都会传来骑士清脆清晰的笑声,可以感染别人,给予别人永久的幸福。不知何时对这位骑士产生了兴趣,逐渐想去了解他的过去,想靠近他。学习他的笑容他的笑声,学习他说话的方式,学习他无时无刻的乐观态度,学习他什么都不怕放荡不羁的人生观。
  
  但嘴角拉扯的笑容总是不尽人意,身为皇子,这种看似荣耀的身份总是束缚着雷狮的天性——享受自由、渴望自由,渴望能像安迷修一样,快乐的活着。
  
  最终,这种情感演变成了名为爱的东西。
  
  梦中总会有那个身影,在草地上,在海边,在树林,在山涧——却总是屹立在风中。微风、狂风,都不会刮倒他的身躯,只会拂动他的衣衫,他的发梢,轻轻拂起他的嘴角,上扬的是雷狮永远得不到的弧度。
  
  “雷狮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还是在正值三月的初春。
  
  阳光璀璨挥洒而下恩惠着世间众生,候鸟吟唱着动听的歌曲。眼前的骑士单膝跪着,自喉管发出的音色如沐浴春风一般温暖柔和。
  
  ——‘我来接您回家了。’
  
  这是他对他时隔多年再次邂逅时说的第一句话。”
  
  ——后来,微风变迁,山地仍留有微风陪伴。
  ——什么都没变,却只有南山夷为北海。
  
  25.
  
  安迷修嘴角仍留有微笑,待雷狮的视线逐渐清晰,却发现此刻的笑容竟携带着几分凄凉,嘴角殷红的血迹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变得粘稠浑浊,再滋润大地。
  
  “无人真正热衷于杀戮,雷狮。”
  
  “你喜爱自由、喜爱没有束缚的人生。你真正喜爱的是微笑,是阳光,而不是这座阴暗的城堡。”
  
  安迷修踉跄着上前两步,死死拽住雷狮的衣领,而后者却没有丝毫单抗。注视着那双湛紫色的眼眸逐渐失去神采,安迷修微微颤抖着,无助的闭上眼睛。
  
  ——雷狮却突然按住了安迷修的后脑,嘴唇上骤然传来的触感使安迷修瞪大了眼睛。好笑地盯着那双极其接近的错愕的碧色眼眸,雷狮嘴角的戏谑肆意盛开。不断舔舐着,深入探索,口腔里是他渴慕已久的骑士的味道。
  
  ——真是狼狈啊。骑士大人。
  
  安迷修再度闭上眼睛,右手犹豫着攀上雷狮的脖颈,摩挲着白皙的肌肤,背后的双剑蠢蠢欲动。
  
  泪水在不经意划下,与雨水和血迹混在一起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名为热流的长剑萤光流转,握在骑士的右手,剑尖直指身前人儿毫无防备的背后。冷流在骑士身后,微微颤抖着,仿佛在反抗着主人的意志。
  
  ——我也知道,你爱我啊。
  
  “噗嗤——”
  
  26.
  
  剑贯穿心脏的痛感几乎感觉不到,脑中一片空白,两人的身体开始虚幻,仿佛微风轻刮便会彻底消散。雷狮松开了安迷修,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口中蔓延开来,浓浓的血腥味盛满了空气。
  
  “咳...终于下手了啊。安迷修。”
  
  “想来死在你的手里也不错....咳咳。”
  
  雷狮扑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眼神空洞着注视着阴暗的天空,雨水将地面的血迹渲染开来。
  
  “真痛啊......”
  
  安迷修捂着胸前的血洞,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拼命想去看最后一眼倒地的人,一股晕眩感却传来。在倒下的最后一刻,他用尽自己剩余的全部力气,将手......颤颤巍巍地伸向了雷狮。
  
  在意识彻底消失前,安迷修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雷狮低低的笑声。
  
  ——“混蛋。我爱你啊。”
  
  27.
  
  雷王星最新新闻:叛国皇子【雷狮】和守护骑士安迷修在凹凸大赛中死亡。在被回收的一刻,唯一记录下来的只有一张照片——在雨中,草地上血迹斑斑,两人倒在地上,面朝对方,唯有两人的右手不约而同互相探出,距离只有短短的一分米,却实际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从雷王星殿堂最上方传来低低的叹息声,王思索着,指关节有节奏敲击着王座。半晌后终于对长跪已久的下属下达了命令。
  
  “把他们的心脏埋在一起吧。”
  
  “遵命。”
  
  28.
  
  他是星宿的王,是雷霆的主人,是易怒的狮子,是带刺的玫瑰,也是剧毒的朱砂。
  
  可这些却在时间的奔腾中,逐渐变得支离破碎。
  
  最终——被冲刷成了他惦记已久的蜜糖。
  
  ——后来,微风变迁,却只有山地仍留有微风陪伴。
  ——什么都没变,却只有南山夷为北海。
  
  
——————————END————————————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