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辞儿

此生未逢敌手

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还不够,焦冻,还不够”
  
  “你还得再努力一点,仔细想想,焦冻,你想成为的人是什么样的。”
  
  “你不是......一直想成为一个英雄吗?!”
  
  “不行!爬起来,继续!”
  
  身心的痛苦构成了自小的阴影,将幼小的身躯笼罩在黑暗之中。父亲的严厉与母亲的残忍不断环绕着他,眼角泛起的泪花在黑暗中闪闪发着光,却不是属于他的光芒。
  
  “还不够啊......”
  
  “可、我真的足够努力了啊!”
  
  假如......假如自己不是诞生在这个家庭之中,没有拥有这样强势的个性,一切是否都能改变......?
  
  似乎没有答案。
  
  抑郁、无限的抑郁。痛苦伸出它的魔爪,逐渐靠近,无需试探,他的内心已足够脆弱。
  
  心脏传来的剧痛几乎令他无法呼吸,可他还得站起来,继续坚持,承受无限的痛苦。
  
  沉默、无限的沉默。
  
  “我...我真的很努力了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
  
  声音逐渐哽咽,泪珠成串而落,脑中的情绪缠绕成一团,瘦小的身影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我想成为英雄啊!”
  
  “焦冻,你忘记了你的初衷了吗!你忘记你一直想要追寻的辉煌了吗!你忘记你的梦想了吗!”
  
  没有......我没有......
  
  痛苦、压抑、黑暗,盘旋而上,紧紧缠络住他的心扉,横生出带刺的藤条,仿佛嗅到鲜血的味道。
  
  烫。
  
  左眼传来的剧痛几乎让他晕眩,看着面前母亲模糊的身影,无助的跪坐在地上。
  
  “焦冻。”
  
  “妈妈呢?”
  
  “......”
  
  好吧。但他只能接受自己悲惨的命运。
  
  但似乎......他还有一层上帝的包庇。
  
  左右手凝结的火与冰缠络交织,形成最艳丽的风景,却令人泪水扑簌而落。
  
  他封闭了他的左半边。
  
  他封闭了他的心脏。
  
  然后他遇见了那个少年。
  
  ——普通、非常的普通,却意外的盛满了希望和力量。
  
  如果、如果我也能成为他......
  
  “别忘了,那也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啊!!!”
  
  心中被封死的大门仿佛被某种神秘力量叩开,被封存已久的记忆卷土重来,携带的却又不是熟悉又陌生的痛苦,而是......重生的希望。
  
  于是,燃烧。
  
  烈焰霎那间包裹住了他的身躯,巨大的风刮得他的衣角到处乱飞,无比强大的气场瞬间爆发,使得现场的无数人为他惊叹。
  
  ——浴火后是什么?
  
  浴火后便为重生。
  
  那么,请用烈焰燃烧自己的懦弱胆小,用冰去冻结那些痛苦的记忆,用你的左右手,编织出一副全新的翅膀,它将带领你展翅高飞。
  
  “轰焦冻。”
  
  “睁大眼睛看清楚,自己究竟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么,就请用火,去净化这个世界。
  
  “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电竞好难写我去世

小英雄我吹爆!

那个少年,名为绿谷。

普通,非常的普通,普通到在这个充满个性的世界中......存活得像个异类。

但他依旧没有放弃。

看到他眼眸中熠熠生辉的光芒,闪烁着耀眼的希望,他的内心竟被撼动,第一次......产生了某种震撼和护短的感觉。

但在接触他之后,真正了解他之后,他才发现......这个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是个真正的异类。活得不同于别人,却能在这个世界中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坚持,找到属于他自己的信仰,他的快乐源泉。


后来他才知道,所谓信仰,便是他自己。

“欧尔麦特。”

所以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他这样笑着,真正感染了他。

“为了像你这样活着,像你这样站在这里大笑着。”

“尽管没有个性......我总是想尝试一下。”

于是他笑着拔下了自己的头发。

“你不用尝试。”

“现在啊,你可以尽情去创造一个......你想要的世界。”

“欧尔麦特......”

“去吧,绿谷少年。散发你的光辉,做你想做的事,创造一个充满笑声的世界。”

所以,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是什么......

......

当他在与敌人的战斗中,他会联想到站在他身后的人,他的老师、长辈,他的后辈,名为绿谷的少年。

总会在出拳的时候依稀看见他挣扎的眼眸,臂上闪烁着绿光,以及他充满力量的呐喊。

他会看到每当他失去希望的时候,每当他落泪的时候,每当他受到打击的时候,他总会哭着呢喃:“欧尔......欧尔麦特。”

所以,这或许是他坚持至终的理由。


“你知道吗,有那么一刻,我真的看到了自由。”

所以,请拾起你的希望,拾起你心中不朽的对光明的向往,拾起那些被遗忘的荣耀。

“别忘了,你也是鼓励别人,存活在别人心中的信仰啊!”

你只需要振作起来。

这整个世界,便会成为你想要的模样。

笑容,希望,光明。并不荒谬,并不遥远。你只需要去尝试一下。

“那么,大声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让世界无限美好。”

“你要怎么做?!”

“用自己的力量,成为最强的英雄!”

“你要做什么!!”

“像你一样站在这里——大笑着!!”

“那么,告诉我,少年,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是绿谷出久!!”

“我已经横空出世了!!”

emmm还是电竞

一位同胞
要选的可以私信我:-D

计划

列一下暑假开坑计划

必开
1.《你的空城》(凹凸世界/安雷)(短篇)
预计7月7日开坑,日更(可能)或两天一更
皇室(星际)战争梗

预告
【荒芜混沌的世界】

出生、成长、传承、创业。你可以成就自我,可以遨游宇宙,可以接受巨大的荣耀和财富,你可以......获得自由。

本该美好的世界,本该天空万丈光芒,候鸟清晨的鸣叫却被名为战争的事物彻底扼杀,消磨殆尽——至终成为了痛苦的呻吟。

梦想、希望——荒谬至极。在这尸横遍野的世界,谁会在意那些渺小到如同尘埃一般的存在,谁会在浓浓的血腥味中联想到光明的字眼,谁又会在临死前感慨自己即将收尾的人生......?空气本该清新的,人们本该幸福的。是啊,如果世上没有战争这等事物,又会有多少人获得宽恕呢?空旷的草地被染上血红,到处飞溅的血花沾染上仍奄奄一息的人类,倒影出他们放大的瞳仁,被死亡的恐惧气息彻底蔓延,变得无比空洞......无比......绝望。

这便是当时,小小皇子繁荣房间的窗外所能注视的唯一风景。


“您终究会遇上一个对你忠心耿耿的人......三皇子殿下。请耐心等待......骑士的使命会将他与您永久绑定,就算死亡也无法篡改......”

“我想创造让所有人笑着生活的世界。”

“骑士和海盗的故事,得从很久以前说起。”



选开(这个得看你们)
2.《星火燎原》(凹凸世界/全员)(长篇)
电竞文,更这个的话八月份或七月下旬开坑,电竞之类的还需要补充一下相关知识。

预告
  “那我还要等你吗?”
  
  他盯着面前少年,如此瘦小的身躯令他竟生些许怜悯,但终究只是张了张口,单字的音节被硬生生扼杀在喉管,唯有炙热的目光始终注视在他身上。
  
  过道外的樱花瓣飘落,微风轻语呢喃,阳光些许透露过玻璃,映出少年的立体的五官,湛紫的眼眸熠熠生辉,如同光泽亮丽的宝石般夺人眼球。但这抹湛紫中的倒影终还是那个少年,以及他已被泪水湿润的天蓝瞳仁。
  
  “不需要你等我了。我会追上你的。”
  “好。”
  
  他不再去看那个少年,转过身挥了挥手扬长而去。目送着高挑身影逐渐远离,金攥紧拳头,咬牙的声音在这空旷之地异常明显。
  
  “所见皆斩明月夜啊……”
  他低了低头,大颗的泪珠滴落而下,砸在光洁的地面上。声音染上的哽咽的味道,眸中的天蓝更是被泪水淹没,折射出的竟是更加艳丽的色彩。
  
  “格瑞、格瑞啊...”
  
  ——“我不等你了”。
  
3.《微凉17 °》(凹凸世界/瑞金)(短篇)
  这个就是......题材比较新颖的那种文风很忧伤的文(可以参考一下幻城的文风)瑞金相识的故事,是糖。

预告

  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被清风微微拂起,悄悄渡过镶嵌上一层金光的窗牖,稍卷起薄而透彻的窗纱,盘在后方显得朦胧的少年的鼻尖,似是一缕离愁。
  
  这种气味却是他所闻到过的。并非是苦涩的药酒抑或甜腻的糖食,而是一丝一缕清风般徐徐温暖的阳光明媚携带着初开花朵香气的点缀,或许那便为修身养性的极品。

 “叮——铃铃。”
  
  抬头看向打断自己思绪的地方,意外的发现一个高挑的影子立足于门口,太阳就在他的背后,立体的五官投下了一片阴影,纤长睫毛反射着光,唯有眸中一抹清明绛紫夺人眼球,温柔与冷漠竟和谐在此共生。只在目光落在金发少年面孔上时那漠然尽数消散,柔暖肆意生长绽放,嘴角轻勾的笑容直憾人心。
  
  “欸——旅客,您终于来了!”
  
  温暖的春天,已经来临了喔。

4.《最终幻想》(凹凸世界/全员)(长篇)
这个就是超级热血的那种星际战争,具体就是星球皇室与皇室之间的故事。打斗较多,悬念和伏笔会很多,比较烧脑。

预告(正文是第三人称)
   我看到我走到这空间的中心——那里站着一个人。我还能清楚地看到我眼角泛起的泪光,依稀想起了以前。奇怪的是……我为什么会哭?

  想来,距离我上次哭泣,已经是好几年以前了。是一次巨大的灾难,我和我的家人就此走散,散落在宇宙的不同角落,每个人都不知去向。我也还记得,当初我看着那六个我最爱的亲人化作碎片消散,在宇宙中像一粒尘埃一样,毫不起眼。我知道我也是那么的不起眼,我在那时候太弱小无能,甚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蹂躏,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

  我看到我湛紫的眼睛异常的清澈,像是一片湖水起了波澜——但那其实是在我眼里预示着懦弱的泪水。我一向憎恶它,我在五年内甚至没有动过一丝情感。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比以前更加冷血,但我做不到回好如初。

  我……还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哭呢?

  可能是见到了久违的那个人,可能是听到他还是像以前那样亲切地呼唤我,用久违的声音,充满着甜蜜和温情。我看到他朝我招手,我看到他微笑着看着我,仿佛像以前那样,期待着我的笑容。

  他们笑着呼唤我,喊我:“格瑞。”

  格瑞……?

  这是,我的名字吗?

  

🌟【安雷】你的空城🌟预告

【荒芜混沌的世界】
出生、成长、传承、创业。你可以成就自我,可以遨游宇宙,可以接受巨大的荣耀和财富,你可以......获得自由。
本该美好的世界,本该天空万丈光芒,候鸟清晨的鸣叫却被名为战争的事物彻底扼杀,消磨殆尽——至终成为了痛苦的呻吟。
梦想、希望——荒谬至极。在这尸横遍野的世界,谁会在意那些渺小到如同尘埃一般的存在,谁会在浓浓的血腥味中联想到光明的字眼,谁又会在临死前感慨自己即将收尾的人生......?空气本该清新的,人们本该幸福的。是啊,如果世上没有战争这等事物,又会有多少人获得宽恕呢?空旷的草地被染上血红,到处飞溅的血花沾染上仍奄奄一息的人类,倒影出他们放大的瞳仁,被死亡的恐惧气息彻底蔓延,变得无比空洞......无比......绝望。
这便是当时,小小皇子繁荣房间的窗外所能注视的唯一风景。


“您终究会遇上一个对你忠心耿耿的人......三皇子殿下。请耐心等待......骑士的使命会将他与您永久绑定,就算死亡也无法篡改......”

“我想创造让所有人笑着生活的世界。”

“骑士和海盗的故事,得从很久以前说起。”

听说最近这个好像很火就上手试试

新·短篇·分着发·国盗梗·伽小相识·《画地为牢》

这里森辞er!!!六一刚过啊宝宝们发点贺文💩
具体都在题目上了!希望能喜欢!

《画地为牢》

一、

钢琴的律响在此刻显得更加激昂,如同浩浩惊涛拍岸般的气势一层一层递进击打冲刷着人们心中的彼岸。可发出这如此震撼琴声的钢琴家却仍然坐在舞会一角,十指在洁白琴键上灵活律动着,嘬着嘴眯着眼头高高昂起,不时随着音乐左右晃动,眼睛已没有了聚焦,灵魂投入进了曼妙琴声之中,与其融为一体。

热情高涨,人们的兴奋早已被挑起,时不时有人按耐不住去投入了舞池的怀抱。他们身着华丽服饰,那些珠宝在灯光投射下反射着强烈的亮光,惹得人眼极度不适。

它们代表着富贵荣华,代表着强大的身世背景。这是贵族的味道,却是伽罗最厌恶的味道。

莹蓝色长发的男人独自坐在舞会的一角,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平静如水的眸子中显露出了一份明显的嫌恶,但却只是一霎那的事。伽罗轻晃手中的高脚杯,修长的五指稍作用力将它送至眼前——透过透明的红色液体,看着被酒扭曲了的场面,心情不由得变得舒畅了起来。

优雅的弯了弯眼梢,伽罗将目光投至舞池,不断移挪着焦点,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当他真正的看到在舞池极不显眼的一寸地方所站着的人儿时,眉毛不由得再次蹙起,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发泄似的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伽罗将水晶酒杯重重的搁在了身旁的桌上,极其昂贵的杯身就这样出现了极浅的几条伤痕。

轻抹掉嘴角残留的酒迹,伽罗的薄唇以轻微的弧度弯起,带着几分玩味。同时眯了眯眼,身体朝后靠去,依在了沙发背上。有些瘦的身躯陷进了柔软的沙发,嘴角轻勾的浅笑如同带刺玫瑰一样美丽危险,薄唇微张,自喉管发出的声音却是慵懒随性的。

“真...是不尽兴啊。”



华丽的礼服包裹着年轻女性婀娜的身躯,勾勒出了柔美的曲线。眼角的妆容显得妩媚动人,衬托着水灵灵的眼睛和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嘴唇红艳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不知是何事坏了头子的雅兴?”
女人轻抚着柔软的沙发,俯下身来,红唇刻意地贴近伽罗的耳畔,哈出的热气尽数沾染了一侧脸颊,使得他的内心再度增添了几分烦躁。

伽罗将食指抵在女人的红唇上,稍作用力使她的脸庞远离了自己。嘴角却仍然挂着礼貌的微笑。随意整理了一番衣衫,伽罗礼节性地站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表以示尊敬:“真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您,公爵夫人。”

女人呵呵一笑,抬手轻抹掉了化开的口红,手中的高脚杯微微晃动着,杯中的液体不断前后左右徘徊,起着一层层涟漪。空着的右手很随意的摇了摇,女人开口:“你总是这样。不必在意这些礼节,伽罗。”

回以微笑,伽罗并没有说什么。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凝重,唯有钢琴的激昂声音与其他乐器的热情的伴奏充斥着整个巨大舞厅,和人们的欢声笑语一同混杂形成了愉悦的心情。

“那么...今天的舞会结束后,你打算去哪里?”

女人微微哑了一口酒,坐在了伽罗的旁边,双腿优雅的合拢斜靠在一侧,修长的十指互相摩挲着,耳垂上挂着的水晶左右摇曳,不时与周边悬挂着的小珍珠相遇在一起,发出极其轻微的声音。

伽罗沉吟着,微微思考了一会儿:“...难得休闲一次,我打算带阿卡斯他们去一趟星星球。”他将右手五指轻搭在了下巴上,手肘靠着膝盖,声音显得清脆又愉悦,“听说星星球是最安逸美好的星球,我倒要亲眼见识看看这个传说是否属实。”

女人掩嘴一笑,耳垂上的挂饰更加剧烈地摆动起来:“你的目的可还是星星球的那五位守护者吧。”

伽罗听闻轻勾嘴角,星河般的莹蓝色眸子中盛满了笑意。女人则微愣注视了一会儿,稍有自嘲的嗤笑一声,细腻柔软的声线逐渐冷硬起来。

“至今为止,我仍然看不透你呢~”

华丽的酒杯轻轻碰撞,杯中的液体起了点点波澜,优美柔和地冲击着透明的杯身。

“那么,祝你狩猎愉快~”

“国际大盗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