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辞儿

无法改变

鹤相欢:

不是我创造它们
是它们在拯救我

你的空城

  在无尽的黑暗中,海鸥听到他的呐喊。
  
  一阵接一阵的波涛席卷而上,携带着愤怒狠狠拍打着沙滩,将黄金的沙子分离开来。暴雨毫无征兆的骤然降临,将辽阔沙滩击穿,听到它心碎的声音。
  
  在剧烈的强风中,海鸥奋力拍打着它的翅膀。
  
  它嘶吼着,咆哮着,它用自己的身体与风暴做着最后的抗争。它飞起来了!在这狂躁的暴风中飞起来了!
  
  它听见海笑着跟它说:“假如我给予你三天的自由,你会为此而付出什么?”
  
  海鸥听见它回答的声音——
  
  “假如可以解除我心中的疑惑和挣扎,我愿意用残存的幸福作为交换。”
  
  ·
  
  身为一名皇族,雷狮活的并不是很自在。
  
  他的一生似乎都从抑郁中度过,无尽的黑暗和质疑无时无刻都冲着他袭来。除了发呆就是做梦,但这似乎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身为一名皇族,雷狮总是活在阴影当中,没有平民联想的荣华富贵衣穿无愁,只有被束缚的自由和无尽的指责。
  
  ·
  
  海鸥总是在疑惑,为什么它不能活出它想要的样子。
  
  在它的半生中,它总是在思索生与死,感受死亡,靠近死亡。
  
  直到海鸥飞跃了高山,穿梭在云间,享受了森林的寂静和午夜的风,知晓了温柔的阳光。
  
  直到它终于抵达了海洋。
  
  那天它看到了海洋的汹涌和寂静,感悟到了生命的真理。
  
  它终于遇到对的事物。
  
  在一个雨天,海鸥咆哮着宣泄自己的压抑,无限的黑暗终于涌进它的心窝,无尽的疑问终于回荡在它的脑海。
  
  它思索着为何而活,它投入了大海。
  
  在与大海接触的一瞬间,它仿佛感受到了它的寂静和旷阔的胸怀,一切都远离了它,唯有身边的波澜回荡着生的奥义。
  
  海笑着说:“你还活着哦。”
  
  它回以一个笑容,闭上了星辰流动的美丽眼眸。
  
  它漂泊到了第五个季节。
  
  ·
  
  安迷修救活过无数人,但抑郁的皇子,他还真没见过。
  
  他们邂逅的第一天就下起了暴雨,豆大的雨滴在天空就混合在了一起,再狠狠的砸落在地上,深刻倒映在安迷修碧色的眼眸中,仿佛翡翠般清澈透亮。
  
  那双眼眸仿佛在笑。
  
  雷狮暗想。
  
  耷拉在脸颊边的发丝滴答着雨滴,骑士的嘴角上扬着一个弧度,优雅的单膝下跪,头颅微微低下,磁性都声音铿锵有力。
  
  “我发誓将对您至死不渝,皇子殿下。”
  
  那天,安迷修抬起了头。他发现这位抑郁的皇子确实是精致,可唯有眼眸中本应流动的星河黯淡了光芒,竟有些令人难过。
  
  安迷修这样想着,又低了低头颅。
  
  “我将给予您辽阔无垠的自由。”
  
  ·
  
  “神啊,救救我!”
  
  海鸥呐喊着,扑簌着翅膀。
  
  “那就让我来成就你吧。”海笑着说。
  
  海鸥突然变得无比安静,因为有那么一刻,它真的看到了自由。
  
  ·
  
  “那么,我是你的救赎吗?”安迷修对雷狮说,碧色的眼眸仿佛绽放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他比划着:“你知道一只海鸥吗?它一直疑惑着生的意义,有一天它历经了无数风霜到达海洋,它听见海洋的呼吸,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然后呢?”雷狮蹙着眉。
  
  “然后呀,它就投海了。”
  
  “......”
  
  “可它变成了一道阳光喔。”
  
  ·
  
  因为海鸥看到海舒展着身子,用最高的海浪将它送上了太阳。
  
  ·
  
  “啊......所以,殿下。能跟我讲讲你为何而感到压抑吗?”安迷修撑着脑袋问道。
  
  “唔...”他支吾半晌,声音变得有些阴冷。最终只是骂了句,“傻缺骑士,你怎么懂。”
  
  你怎么懂。
  
  像你这种乐天派,整天没有烦恼,就算有也只会抛之脑后,没有压力,没有议论。
  
  你怎么懂。
  
  ·
  
  可在雷狮睡觉的时候,他无法发觉他的骑士总是走入皇宫的最底层,在那无尽阴暗中寻觅着稀少无比的空气,感受片刻的窒息,双剑的流萤无限挣扎。
  
  他哭着,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眸中的翡翠失去了光泽,黯淡的令人发指。
  
  我怎么不懂。他哭着呐喊。
  
  我懂啊。
  
  因为你就是我的压抑。
  
  ·
  
  海鸥迎着风呐喊:“我的自由啊,你何时才能出现!”
  
  海逆着风微笑回道:“我就是你的自由啊。”
  
  ·
  
  雷狮总是带着面具,面对无数人怪异的目光,面对那总是在夜晚袭来黑暗。
  
  他把玩着笔:“死算什么,安迷修。折磨你的是生。”
  
  “想哭,想死,非常难过。我总是要比别人快一步,我总是要活在父皇和哥哥的阴影之下,我的性格总是受到子民的质疑,我不是一个好王,我知道,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好王。”
  
  “你......想成为暴君?”安迷修小心翼翼的问。
  
  “快滚。”
  
  雷狮面无表情的看向安迷修,眸中的星河彻底凝固。
  
  “听好了,我、要、自、由。”
  
  雷狮没看到,安迷修的目光闪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雷狮在提到自由二字时,那眼眸中黯淡的星光闪烁了一瞬。
  
  但确实是一瞬。在那之后,那星河演变成了千年寒冰。
  
  可安迷修听到他小心翼翼的说:
  
  “自由,我能给予你,你需要吗?”
  
  ·
  
  海鸥看到了自由。
  
  因为海呼啸着询问他是否需要自由。
  
  ·
  
  战乱是非常可怕的。
  
  无尽的绝望,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哀嚎,无尽的渴求,弥漫着无尽的烈焰,无尽的人影,携带无尽的死亡气息降临。那是雷狮当时所恐惧着的存在,那便是他一直屹立在心头的恐怖身影,导致他至今都变得无所畏惧,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比那些身影更加可怕。
  
  尸横遍野、鲜血淋漓。雷狮的内心盛满了恐惧,清澈如湖水般的眼眸被彻底打破了宁静,印透出死亡的场景,印透出鲜血染红的地面,印透出人类脆弱的灵魂。
  
  这便是当时雷狮窗前的唯一风景了。
  
  梦想、希望——荒谬至极。在这尸横遍野的世界,谁会在意那些渺小到如同尘埃一般的存在,谁会在浓浓的血腥味中联想到光明的字眼,谁又会在临死前感慨自己即将收尾的人生......?是啊,如果世上没有战争这等事物,又会有多少人获得宽恕呢?空旷的草地被染上血红,到处飞溅的血花沾染上仍奄奄一息的人类,倒影出他们放大的瞳仁,被死亡的恐惧气息彻底蔓延,变得无比空洞......无比......绝望。
  
  本该美好的世界,本该天空万丈光芒,候鸟清晨的鸣叫却被名为战争的事物彻底扼杀,消磨殆尽——至终成为了痛苦的呻吟。
  
  那是雷狮一生中第一次恐惧,也是最后一次。
  
  他看到安迷修骑上最好的战马,挥舞着他从没见过的他的武器,红色和蓝色的光芒交织出猩红的火光,燃烧了血液。
  
  雷狮第一次看到骑士凶残的一面。
  
  ·
  
  海笑着问海鸥:“那我是你的救赎吗?”
  
  海鸥点着头,眸中的星河流转起来。
  
  ·
  
  “诶......殿下,快回去!”
  
  “这里很危险,殿下。”
  
  “殿下,陛下他......”
  
  雷狮睁着无神的眼眸,跪在王座前。
  
  “父王......我不明白。”
  
  “你明白的,雷狮。”伟大的王慈爱的笑着,走下王座,伛偻着背,宽大的手掌抚摸雷狮柔软的紫发,气息微弱的仿佛即可便会消失。
  
  “我宣布,三皇子雷狮,将是雷王星下一代的王。”
  
  老去的王的笑带有疲态:“雷狮,我欣赏你不羁的性格,所以我觉得你能带领雷王星走出战乱,回归盛世。”
  
  “你从小就喜欢一个人。但我希望这一次,你能和你的骑士并肩作战。”
  
  雷狮转过了头,一旁单膝跪着的安迷修又低了低头,但他仿佛能看到那碧色眼眸中盛满的笑意。
  
  “好。”
  
  王的笑容突然绽放,宽大的手掌突然涌现了一丝闪电。
  
  “接下来。我将授予你雷电的力量。”
  
  ·
  
  海鸥叫着:“我拥有打击黑暗的力量了!”
  
  海笑着回应:“恭喜你啊,拥有了你自己的救赎。”
  
  ·
  
  战况及其惨烈,鲜血四溢,但战场上只有两个身影一直立着,仿佛永远也不会倒下。
  
  雷狮及其嚣狂的笑着,安迷修仍然笑的温和,可又携带着几分危险。强烈的闪电在天空中萦绕,红与蓝的光芒相互交织出一片天际,令敌人望而生却。
  
  “殿下。”
  
  安迷修突然单膝跪下,棕色的头发低垂下来,声音平稳而坚定。
  
  “让我来开创你的空城。”
  
  ·
  
  “嗨,海。我要去寻找我的光明啦。”海鸥向海告别着。
  
  “哦,那就让我们相遇在世界的尽头吧。”
  
  “喂,你哭什么呢?”
  
  ......
  
  ·
  
  “假如给你三天的自由,你会以什么作为交换?”
  
  “什么?”
  
  “力量吗……?还是,这个——”
  
  安迷修顿了顿,舞动着双剑,荧光竟朝着雷狮直冲,在那无尽的呼啸声中,雷狮的目光突然变得寒冷,随即他举起了手中的锤子,强烈的电光划破天际,狠狠落在了骑士的身上。
  
  “安迷修...。”
  
  眸中的星河突然变得死灰,雷狮低着头,笑声近乎病态。在心脏的最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破损,裂出了一道道无法愈合的裂缝,流淌出了鲜红的血液。
  
  ——那是名为信任的事物。
  
  “好了,我算是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在乎我。”
  
  雷狮将绝望的双眸移向倒在地上的骑士,无视身后千军万马震惊的注视,凄惨的笑着,身影显得无比脆弱。
  
  “打扰。永别。”
  
  ·
  
  如果海背叛了海鸥,海鸥会怎样。
  
  会丧失它还不容易积攒的希望和信心,会再度陷入绝望,会受到无比严重的打击还是......变得一蹶不振。
  
  它会催眠自己。
  
  “救赎啊,我从来没有过。”
  
  可当海鸥离开之后,海总是在默默呢喃着。
  
  “我没想害你啊......”
  
  然后啊,那海就再也没有了波浪。
  
  海风只会卷起它的自言自语,却再也没有人去聆听。
  
  “对不起,对不起。”
  
  ·
  
  从此天空再也没有了雷电。
  
  安迷修总是呆呆看着天空,感受着云海的翻腾。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他始终无法相信。
  
  
  “骑士。雷狮他一直都很不羁,你也知道。他不止一次有背叛逃离的念头,这样的皇子留在雷王星,明显会成为一个祸害。所以,不管你们的交情有多深,请拜托......杀了他。”
  
  “......陛下,您是认真的?”
  
  “我知道雷狮这个孩子有抑郁症,他从小到大一直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可他又是如此优秀,他必须压迫自己变得完美,就算完美,也会有旁人质疑的眼光。身为三皇子,他的哥哥们的光环都太大了,导致他对于生都没有了太大的希望。对于他来说,死亡甚至会成为一种解脱。”
  
  “......”
  
  “安迷修。请必须告诉他,我爱他。在他被你杀死之前......非常,感谢。”
  
  “等等,你自己不忍心对自己的孩子下手,所以把他交给了我?他的守护骑士?”安迷修的声音愈发寒冷,眸中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温和,反而锐利的像刀子。
  
  “你应该知道骑士誓言吧,守护骑士会立下血誓,除非皇子是个恶人,否则一旦伤害到他的守护对象,骑士就会立马死亡。”安迷修抬起头,“还是说,你有足够的理由证明雷狮......是一个恶人?”
  
  王叹了口气,附在安迷修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而后者听闻沉默半晌,随后竟安静的点了点头,接受了吩咐。
  
  “他是海盗,他手上沾满了鲜血,他是个恶人。”
  
  ·
  
  “海啊,你知道在这场杀戮游戏的终端,谁会最后怀恨离去呢?”
  
  “不知道喔。”海记得它之前这么微笑着对海鸥说道。“但我在死亡名单中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告诉你哦,我是个海盗呢。我还有一帮兄弟,我们会获得自由的!”海鸥欢腾着扑扇翅膀,冲着海说道。
  
  “哦。你做了什么恶事?”海沉默了很久,语气有些僵硬。
  
  海鸥似乎没有觉察:“好多呢!做这些事,我觉得很自由呢!”
  
  海苦笑着——
  
  那我就不能守护你了,恶党。
  
  ·
  
  最终,雷狮失踪。在安迷修的带领下,雷王星还是取得了胜利。
  
  战场一片狼藉,硝烟四起。可传说本以为正是庆祝的时刻,意外还是发生了。
  
  ——安迷修在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的瞬间,将剑指向了背后雷王星的军人们。
  
  彻夜的杀戮,无尽的惨叫,安迷修竟将自己的愤怒全部发泄在了自己人身上,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可能是在替早已离去的皇子做最后的挽留,也可能在替他们悲惨的命运做一个结局。
  
  
  安迷修知道他要死了。
  
  因为雷狮最终还是留给安迷修一封信:
  
  
  傻缺骑士:
  
  就这样平淡无奇的离开还真不是我的风格。接下来的这些我从没和别人说过,你给我听好了。
  
  
  我曾经几度沉迷于梦境之中。
  
  梦中的繁华绚丽,只是独属于我自己的色彩,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我漫步其中,享受那几刻悠闲;可现实中的我却总是站在繁华背后阴暗的角落,总是默默注视着人群,我总是不能活的逍遥自在,我总是不能得到我想要的生活。
  
  所以我喜欢做梦,在空闲时喜欢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什么都不做。静静等待着电脑熄屏瞬变黑暗时那一瞬间自杀一般的快感。在正午最好的时光中睡一觉,傍晚六点左右从梦境中回归,望向窗外,却总是夕阳西下,黑暗慢慢包围着自己,仿佛坠入了无底深渊。空空的房间,昏黄的灯光,一瞬间世间最恐怖的孤寂就会席卷而来,把我卷入滔滔江水,仿佛被它扼住了喉咙,不能呼吸,不得动弹。但我仍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变化的生活,浑然不知绝望已经充斥了我的大脑,使我变得迟钝。我不再对时间过敏,浑浑噩噩的生活,没有人亲近,没有人接近,没有朋友,一个人孤独的在风雨中掌舵,前方却仍是一片孤寂的大海。但我心里却总存着一小块光明。
  
  这光明很明亮,很夺人眼球,却又很清澈。导致我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看清了他的一切,内心世界,情感,没有丝毫刻意的掩盖。他又很特别,不在乎荣誉、地位和金钱,死板的令人伤脑筋;他在生活上很笨拙,却又意外的温柔。他很了解我,他给予了我温暖关爱,让我在这黑暗的世界不再寒冷,但却始终是无用之功。
  
  所以我妄想守护这寸光明,我妄想用自己的力量使它永恒,可以一直照耀着世界,使它温暖起来。但我又无能为力,只得做一些非常规的事情来取得财物和名声,这些或许能使你好好生活下去。我知道惩罚会很快到来,我是个恶人,所以你杀我,我没有怨言,我也渴望着这解脱。
  
  喂,混账。我撑不住了,你要给我活下去。
  
  雷狮
  
  尾声
  
  海看着海鸥流淌出的源源不断的鲜血,不断咆哮翻滚着,风刮来了它绝望的呢喃。
  
  “你、为什么要靠这种方式来获取名利......你明明拥有更好的选择使人爱戴你,你为何要走上这条恶路......”
  
  “真傻。可是这一切、这一切都来不及了啊……”
  
  ·
  
  安迷修是在一个雨夜离开的。
  
  狂风呼啸而过,一声响雷撕裂天际,天空在霎那间阴暗起来,乌云迅速遮挡住了那片碧蓝。突如其来的暴雨骤然下降,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狠狠砸在地面,水花飞溅。
  
  当安迷修将热流刺穿王的心脏时,他嘴角的笑容愈发狰狞,眸中的翡翠彻底失去了原先的清澈,被无尽的痛苦搅合,变得浑浊起来。
  
  最后,他凄凉的笑着,跪坐在无人的城堡中。
  
  眼前的景象愈发模糊,可眼前紫眸少年的幻想却显得无比清晰,他看到他奔跑过来,抛弃了所有的烦恼与痛苦,唯有幸福和快乐在他脸上洋溢。
  
  这便是他的全部愿望了。
  
  当年立下的誓言终于开始反噬。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捏住,无尽的痛苦使安迷修蹙起眉头,但仍然倔强的不肯发出任何懦弱的声音。
  
  “这是我赐予你最后的自由。”

  “让我来开创...你的空城。”


  “抱歉,安迷修。这已经是扭曲的爱了。”
  
  “雷狮,是你吗...好冷,我想回家。”
  
  “那就回呗。你真是傻缺。”
  
  “雷狮啊,带我走吧。”
  
  他仿佛又听到他低低的笑声。
  
  “也是,这世界无比险恶。”
  
  “我带你走。”
  
  ·
  
  海鸥依旧呐喊着自由。
  
  “你怎么了?”海疑惑问道。可海鸥罕见的没有回答它。半晌后,它看到海鸥扇动着翅膀朝它扑了过来,海愣是一愣,注视着海鸥陷入它的胸怀,直至停止挣扎。
  
  “海鸥,海鸥你怎么了?”
  
  海惊恐地大喊,可海鸥的尸体逐渐下沉,到达了它自己也感受不到的地方。
  
  于是海开始降低自己的平面,想要去感受海鸥的存在,可无论它下降多少,海鸥都不见踪影,唯有它的味道一直环绕在海的胸怀里,挥之不去。
  
  终于,海干涸了。
  
  太阳看见在那个巨大的空坑中,一只小小的僵硬尸体异常的明显,好像在发着光茫。
  
  阳光叹息着收纳了它。
  
  海最终还是找到了海鸥。
  
  一个事实一直安慰着太阳:无论怎么样,它们都不会分开了。
  
  END……
  

止增笑耳

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还不够,焦冻,还不够”
  
  “你还得再努力一点,仔细想想,焦冻,你想成为的人是什么样的。”
  
  “你不是......一直想成为一个英雄吗?!”
  
  “不行!爬起来,继续!”
  
  身心的痛苦构成了自小的阴影,将幼小的身躯笼罩在黑暗之中。父亲的严厉与母亲的残忍不断环绕着他,眼角泛起的泪花在黑暗中闪闪发着光,却不是属于他的光芒。
  
  “还不够啊......”
  
  “可、我真的足够努力了啊!”
  
  假如......假如自己不是诞生在这个家庭之中,没有拥有这样强势的个性,一切是否都能改变......?
  
  似乎没有答案。
  
  抑郁、无限的抑郁。痛苦伸出它的魔爪,逐渐靠近,无需试探,他的内心已足够脆弱。
  
  心脏传来的剧痛几乎令他无法呼吸,可他还得站起来,继续坚持,承受无限的痛苦。
  
  沉默、无限的沉默。
  
  “我...我真的很努力了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
  
  声音逐渐哽咽,泪珠成串而落,脑中的情绪缠绕成一团,瘦小的身影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我想成为英雄啊!”
  
  “焦冻,你忘记了你的初衷了吗!你忘记你一直想要追寻的辉煌了吗!你忘记你的梦想了吗!”
  
  没有......我没有......
  
  痛苦、压抑、黑暗,盘旋而上,紧紧缠络住他的心扉,横生出带刺的藤条,仿佛嗅到鲜血的味道。
  
  烫。
  
  左眼传来的剧痛几乎让他晕眩,看着面前母亲模糊的身影,无助的跪坐在地上。
  
  “焦冻。”
  
  “妈妈呢?”
  
  “......”
  
  好吧。但他只能接受自己悲惨的命运。
  
  但似乎......他还有一层上帝的包庇。
  
  左右手凝结的火与冰缠络交织,形成最艳丽的风景,却令人泪水扑簌而落。
  
  他封闭了他的左半边。
  
  他封闭了他的心脏。
  
  然后他遇见了那个少年。
  
  ——普通、非常的普通,却意外的盛满了希望和力量。
  
  如果、如果我也能成为他......
  
  “别忘了,那也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啊!!!”
  
  心中被封死的大门仿佛被某种神秘力量叩开,被封存已久的记忆卷土重来,携带的却又不是熟悉又陌生的痛苦,而是......重生的希望。
  
  于是,燃烧。
  
  烈焰霎那间包裹住了他的身躯,巨大的风刮得他的衣角到处乱飞,无比强大的气场瞬间爆发,使得现场的无数人为他惊叹。
  
  ——浴火后是什么?
  
  浴火后便为重生。
  
  那么,请用烈焰燃烧自己的懦弱胆小,用冰去冻结那些痛苦的记忆,用你的左右手,编织出一副全新的翅膀,它将带领你展翅高飞。
  
  “轰焦冻。”
  
  “睁大眼睛看清楚,自己究竟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么,就请用火,去净化这个世界。
  
  “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小英雄我吹爆!

那个少年,名为绿谷。

普通,非常的普通,普通到在这个充满个性的世界中......存活得像个异类。

但他依旧没有放弃。

看到他眼眸中熠熠生辉的光芒,闪烁着耀眼的希望,他的内心竟被撼动,第一次......产生了某种震撼和护短的感觉。

但在接触他之后,真正了解他之后,他才发现......这个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是个真正的异类。活得不同于别人,却能在这个世界中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坚持,找到属于他自己的信仰,他的快乐源泉。


后来他才知道,所谓信仰,便是他自己。

“欧尔麦特。”

所以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他这样笑着,真正感染了他。

“为了像你这样活着,像你这样站在这里大笑着。”

“尽管没有个性......我总是想尝试一下。”

于是他笑着拔下了自己的头发。

“你不用尝试。”

“现在啊,你可以尽情去创造一个......你想要的世界。”

“欧尔麦特......”

“去吧,绿谷少年。散发你的光辉,做你想做的事,创造一个充满笑声的世界。”

所以,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是什么......

......

当他在与敌人的战斗中,他会联想到站在他身后的人,他的老师、长辈,他的后辈,名为绿谷的少年。

总会在出拳的时候依稀看见他挣扎的眼眸,臂上闪烁着绿光,以及他充满力量的呐喊。

他会看到每当他失去希望的时候,每当他落泪的时候,每当他受到打击的时候,他总会哭着呢喃:“欧尔......欧尔麦特。”

所以,这或许是他坚持至终的理由。


“你知道吗,有那么一刻,我真的看到了自由。”

所以,请拾起你的希望,拾起你心中不朽的对光明的向往,拾起那些被遗忘的荣耀。

“别忘了,你也是鼓励别人,存活在别人心中的信仰啊!”

你只需要振作起来。

这整个世界,便会成为你想要的模样。

笑容,希望,光明。并不荒谬,并不遥远。你只需要去尝试一下。

“那么,大声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让世界无限美好。”

“你要怎么做?!”

“用自己的力量,成为最强的英雄!”

“你要做什么!!”

“像你一样站在这里——大笑着!!”

“那么,告诉我,少年,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是绿谷出久!!”

“我已经横空出世了!!”

雷安《南山为海》

  南山为海.
  
  01.
  
  雷狮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还是在正值三月的初春。
  
  阳光璀璨挥洒而下恩惠着世间众生,候鸟吟唱着动听的歌曲。眼前的骑士单膝跪着,自喉管发出的音色如沐浴春风一般温暖柔和。
  
  ——“我来接您回家了。”
  
  这是他对他时隔多年再次邂逅时说的第一句话。
  
  02.
  
  在雷狮的印象中,安迷修就是一个雷王星皇室护卫队的傻 缺骑士。
  
  雷狮是一个很崇尚自由的人,他一直以来都不甘于皇子的尊贵位子对于他自由的束缚,时常心心念念着如何才能逃离这种命运。
  
  可能因为其他成员对于他的弟弟卡米尔的欺凌,对于这个皇室,雷狮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
  
  可能还因为所有人都隐瞒了他一个秘密。
  
  ——关于雷王星皇室成员成年那天的秘密。
  
  03.
  
  在雷狮十八岁成年的那天,父王召他进殿,在所有雷王星子民的面前亲口宣布他——那个名为安迷修的人,将与雷狮永远绑定在一起,成为他的贴身守卫。
  
  子民们喝彩着,随即立刻安静下来,等待着他们的皇子欣喜的回应。
  
  “不。”雷狮却听见自己这么说。
  
  ——因为是束缚自由的东西。
  
  人群当时一片哗然,雷狮静静注视着那位绿眸少年款款走来,嘴角挂着的优雅微笑直憾人心,看起来还有些胜卷在握的感觉,不禁使雷狮厌恶了几分。
  
  “尊敬的皇子,我有保护您安全的责任。”绿眸少年温和地笑着,声音还是那样,显得十分温暖柔和。
  
  雷狮皱了皱眉头,刚欲开口拒绝,却被绿眸少年的下一句话打断了刚出声的一个音节。
  
  “以及...我许诺给您的自由。”
  
  安迷修温柔地笑着,脸颊边的碎发随着微风飘扬,碧绿色的眸子澄澈透亮,像一块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好啊。”
  
  雷狮听见当时他这样说。
  
  04.
  
  安迷修是少数能懂雷狮的人之一。
  
  他明白他尊贵的皇子是有多么不甘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上,也明白雷狮对自由近乎疯狂的渴求。
  
  所以,他非常努力的在寻找帮助雷狮逃脱的方法。
  
  所以,在雷狮19岁生日的那天,雷王星传来了一个震惊宇宙的消息。
  
  ——三皇子雷狮以及他的堂弟卡米尔抛弃皇子身份,逃离雷王星。
  
  几个月后,雷狮海盗团的名声响彻宇宙。当时安迷修跪在王座之下,虽低着头,但仍能清楚地感觉到王气得发青的脸色,以及那足以碾碎世界的愤怒。
  
  也曾有知情的人询问过他——可曾后悔?
  
  我不后悔。
  
  安迷修听到自己这样说。
  
  因为那永世的契约便在心中。
  
  他心中的王,也活在心中。
  
  ——那是无比炙热的心。
  
  05.
  
  雷狮原以为自己能永远这样安逸自由的生活下去,直到那天,在刚开始的凹凸大赛预赛中,在一片树林里,他再次邂逅了三年前的那个绿眸少年。
  
  还是不变的容貌,唯有那眸中璀璨无比的绿宝石中多了几分年少的嚣狂,连同那永恒不变的沉着冷静再次与内心的印象重合、更新。
  
  勾勒着他脸颊的轮廓,雷狮沉默许久。
  
  “为何而来?”
  
  “我尊敬的王。是您的骑士...来接您回家了。”
  
  雷狮仍然记得当时那褪尽温度的风尽数刮着他的脸颊,拂起了额前的碎发。两人的衣衫啪啪作响,携带着记忆重启的奏鸣曲...降临在这世间。
  
  那是钢琴声。
  
  是雷狮最喜欢的声音。
  
  06.
  
  “我逍遥惯了。”
  
  “我明白。殿下。可我必须带您回去。”
  
  “理由?”
  
  “......这是王的命令。”
  
  嘴角挂起的无限嚣狂,眼底暗藏的不屑一顾尽数显露,并不是逍遥惯了,而正好是年少轻狂的模样。
  
  07.
  
  “骑士安迷修。作为雷王星的王,我命令你去将叛国分子雷狮和卡米尔捉拿回来。”
  
  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在皇宫回荡着,那是他永远触及不到的尊贵地位。
  
  安迷修低着头,左膝紧紧贴靠着地面,虽铺上了柔软华丽的地毯,却仍感到一阵钝痛席卷而来。
  
  握紧左腰别着的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长剑,安迷修右手握拳靠在左肩,微微躬身表示尊敬,耳边柔软的棕发低垂下来,掩盖住了他的侧脸,以及那荧光流转的璀璨眼眸。
  
  “遵命。”
  
  声音容不得一丝犹豫或颤抖。
  
  08.
  
  命运这种东西,终究还是逃脱不了的,无论是谁。
  
  09.
  
  雷狮低笑一声,架在右肩的雷神之锤环绕着电光,碰撞在一起,发出令人不安的“滋滋”声。
  
  “哼,可笑。”
  
  从鼻中发出不屑的声音,雷狮眯起了眼睛,危险的气息在星辰大海般的眸色中肆意横生。
  
  “安迷修。难道你至今都不了解我的性情吗?”
  
  安迷修低了低头,将手持着的双剑插回腰两侧别着的剑鞘中,左腿微屈缓慢跪下,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无人比我更了解您,殿下。”
  
  “所以我此刻来接您回家,真正的家。”
  
  “所谓......星空。”
  
  话音刚落,冰冷与炙热便交替在他手中,旋出璀璨的光芒奔涌而上,带着不可一世的强烈气势直冲云霄,却又在空中反转,竟袭向了他无比尊贵的王。
  
  在那一刻,什么承诺、契约、骑士道,都脆弱地像纸一样,彻底被撕裂。
  
  就像安迷修在空中清晰地看到雷狮眸中原先的信任、欣赏,逐渐变得诧异,最后演变成了千年的寒冰。
  
  10.
  
  “骑士安迷修。”
  
  “本王已下达命令多次,可你却没有任何行动。”
  
  “皇室商量决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下达你的任务,若你不完成,你将被永久逐出雷王星。”
  
  “抱歉。尊敬的王,下一次的任务,在下会全力以赴。”
  
  “很好,去杀了雷狮。”
  
  听闻此话,跪着的骑士暗自咬紧了牙,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无力感,却不得不被迫屈服于命运之前。
  
  “......遵命。”
  
  璀璨的碧绿眸子黯淡了几分。
  
  11.
  
  “安迷修。你所谓至死不渝的骑士道,就是如此愚昧吗?”
  
  “嘁。真不明白那个老头儿是如何看中的你。”
  
  雷狮将架在肩膀上的雷神之锤举过头顶,数道恐怖电光在霎那间朝上蔓延,逼迫着天上白云四处逃窜。
  
  安迷修踩着名为凝晶的长剑,笑容依旧不改。
  
  “抱歉,殿下。恕我直言,在下如今的位置并不是王的恩赐,而是您自己的选择。”
  
  “我和您的降生,相差了至少半个世纪。”
  
  风在霎那间停了下来,就像世界停止了呼吸。
  
  12.
  
  骑士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位置。
  
  他们的容颜将会在骑士十九岁时彻底定型,且永生永世不会再发生改变。而这就是骑士领先于整个世界的优势,甚至连皇族都无法获得这个权利。
  
  但因为是有要耗费一生去保护的人,骑士漫长无边境的整个一生,都会被束缚在皇族的身边。所以为了至死至终的保护皇族,骑士必须一直保持着最佳状态和警惕。
  
  之后才有这定型容颜一说。
  
  在雷狮刚满一个月时,安迷修的实际年龄大概就是一个中年人了。但这永不改的容貌,总会使人错认为他仍是年少轻狂。
  
  而到现在雷狮仍被蒙在鼓的是,那个刚满一个月的他,替现在的他很草率地做了一个相关到永生永世的决定。
  
  ——那便是皇族对守护骑士的选择。
  
  13.
  
  安迷修的眼睛很漂亮。
  
  印刻在那抹秋波般碧色的眸子里暗藏的是春水般的温柔,在温暖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闪着点点光芒,使得在那选择的瞬间,年幼的雷狮变偶然瞥到了那耀眼到夺目的色彩,仿佛这在那之中,蕴含着整个世界的美好。
  
  瘦小的手臂指引着怀抱着自己的守卫,朝着那个人儿缓慢接近。短短的可爱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个拥有着美丽眼眸的骑士,却又显得怕生的缩回去。胆怯的将目光移至骑士的脸庞,却发现近看着这双眼睛,仿佛又变成了一潭平静的湖水一般,异常的澄澈清明,唯有他与他对视的一霎那划过了一抹极浅的诧异。
  
  紧接着,他单膝跪下,腰两侧的佩剑微微闪着冰冷与炙热的光不断交替,更为此人增添了几分耀眼的光芒。
  
  “尊敬的小殿下,我将永远等候着您。”
  
  抬起头来,仰视着那仿佛盛满了一整个星空的星辰大海的湛紫色眼眸,那抹清明的碧色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在下发誓,将会对您至死不渝。”
  
  那便是骑士誓言的最后一条。
  
  ——“我发誓,将对心中所爱至死不渝。”
  
  14.
  
  皇族和骑士的命运紧紧缠绕在一起,但却只是单方面的。
  
  “在这点上,骑士显得卑微。”安迷修静静注视着雷狮因真相大白而显得有些诧异又呆滞的神情,仍然面不改色,但嘴角勾起的轻微笑容仿佛永远不会消失,声音温柔的仿佛和沐春风一般动人。
  
  “守护的皇族如果死亡,伴随着骑士契约第一条:骑士因守护不当而导致皇族意外去世,他的守护骑士也会相继死亡。”
  
  “而如果只是守护骑士死亡......皇族却能够很好的活下来,并能拥有挑选下一任守护骑士的权利。”
  
  “那么......”雷狮突然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眼中勾勒出的嚣狂尽数显露,微风正巧惹得他的衣角到处乱飞,更给他增添了几分不羁的气势。
  
  安迷修的笑容依然显得有些无奈。
  
  “没错。在下现在的所作所为,相当于在亲手手刃自己。”
  
  15.
  
  风卷起浩荡离愁,将初春的嫩叶残忍撕扯而下,显露出的伤痕累累的枝条孤零零地挂在树干上,在阳光的辅助下在地面投射出了一抹阴影,轻微摇晃着。
  
  空气突然显得有些宁静,就像当初再次邂逅一般。
  
  或许是因为,这仍是正值初春的三月。
  
  16.
  
  “但你是叛国贼,雷狮。”
  
  突然改变一贯的敬词,就连从前恭敬的称呼都变为了直呼全名,这如此大胆的行为,安迷修却显得格外坚定。
  
  “海盗就是恶党,而骑士所要对抗的,永远都是你们这类恶人。”握紧双剑的手心冒出了些许汗珠,说着自己从来不敢想过的话语,安迷修的内心划过一丝极其微弱的痛楚与不忍,却又很快强迫着自己忽而不记。
  
  雷狮握着雷神之锤的右手更用上了一份力气,白皙的皮肤下隐隐约约看到了青筋的轻微暴起,湛紫的眸中渲染上了一抹嘲讽和杀意。
  
  “哼。到底是谁对抗谁,你可要想明白了。”
  
  “拿起你的剑,安迷修。”
  
  “这一次,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17.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对方会对自己兵戎相见。
  
  但狂傲的皇子和优雅的骑士,本身并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或许那曾经坚信着的挚约,最终只不过是存活在童话中的美好吧。
  
  18.
  
  双剑激起的两道流萤冲天而起,璀璨无比的蓝色和红色互相缠绕着卷起天上流云,再化为足矣碾碎世界的强大力量席卷而来、直冲云霄。
  
  手持双剑的骑士在这灿烂光芒的照耀下闭上眼睛——并不刺目,只是那泪腺涌来的酸涩感突然袭来,两道泪水悄然滑过脸颊,再沦落到强大力量之下瞬间蒸发,仿佛从未存在过。
  
  雷狮嘴角的嚣狂宛如带刺玫瑰肆意绽放,高举着的雷神之锤电光闪烁,天空的雷云散发着无比危险的气息,数道细长的闪电伴随着响雷降下,惩罚万物。
  
  “抱歉...殿下。”
  
  微风卷起骑士的喃喃细语,夹杂着无限复杂情感和不得不屈服命运的极度不甘,却又很快被响雷声尽数碾灭。紧接着,雷神之锤和双剑在霎那间碰撞在一起,无比强大的气流自两人之间横空出世,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碾碎着乱世,数棵巨树被撕扯上天空,两人的衣角被吹的卷起,锐利的目光碰撞,摩擦出了强烈的火花。
  
  显得灵活地翻转手腕,棕色的发丝划过一道相对完美的弧线,借用转身的力量以手肘撞击对方,两把长剑被抛向空中,却在即将坠下时骤然停下,在虚空竖直了身体,散发着无比耀眼的光芒。
  
  “大赛第五——双剑的安迷修?”
  
  雷狮显得很轻松地侧头躲避安迷修的攻击,紧紧抓住了安迷修送来的手腕,眉梢轻挑,眼底傲气凌人。
  
  “名副其实。可惜......还是太弱了!”
  
  天上席卷的雷电以强烈的气势通过导体涌进安迷修的体内,双手在霎那间变得麻木,一阵脱离感骤然涌来,紧接着腿一软跪倒在了人的面前。
  
  海盗眼底盛着无限的嘲讽,居高临下地俯视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骑士,注视着他痛苦又显得倔强的表情,雷狮眼梢轻微弯起,话语暗藏笑意。
  
  “安迷修呵。弱鸡罢了。”
  
  19.
  
  “这个海盗,难道要比你信仰了半生的骑士道更加重要吗?”
  
  “他不值得。清醒点,安迷修!”
  
  “啊啊......骑士道讲究的便为自由了。既然这样,如果是一个骑士喜欢上一个海盗的话......”
  
  “也不是不可以吧。”
  
  安迷修对自己说。
  
  20.
  
  你瞧。
  
  knight——骑士。这个单词,是不是很像一个人拿着盾牌......抵挡住了黑夜?
  
  21.
  
  安迷修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将王赐予他的双剑化为流转的荧光,刺向他最尊敬的王子殿下。
  
  天阴沉下来了,仿佛在预示着即将来临的告别。空气变得有些潮湿,直到抵达极限降起丝丝雨点,稍稍湿润了两人的头发。
  
  安迷修无力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着,雷狮就站在身前仍高高在上。可明明是这么一个近乎看腻了的身影,竟在此刻又显得光彩起来。
  
  雷狮俯视着躺倒在地上不断发力想要站起来却每次跌落的家伙,眉头轻微蹙起,眼眸捎带着些许不解。
  
  “你所谓的忠诚,竟如此不堪?”
  
  话音未落,一声响雷撕裂天际,天空在霎那间阴暗起来,乌云迅速遮挡住了那片碧蓝。突如其来的暴雨骤然下降,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狠狠砸在地面,水花飞溅。
  
  感受着身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意识逐渐模糊。安迷修无力攥紧五指,神经传来的痛觉近乎麻木。眼眸悄无声息的闭上,阴暗中那抹璀璨的碧绿失去了光彩,唯有湿润了的睫毛轻微颤抖,脸颊上的液体不知是雨,是泪,亦是血。
  
  看不到的,是心脏被名为命运的带刺藤蔓紧紧缠络,近乎停止跳动,暗色的血液悄然冒出,然后滴落、滴落。
  
  “嘀嗒——”
  
  是心碎的声音?
  
  22.
  
  天使终究被命运打败——天空般宽大美丽的羽翼被残忍撕扯,血迹污染洁白羽毛。
  
  无力挣扎。最终无法逃脱掌控。
  
  可从阴霾中爬出来的,却仍是倔强魂灵......!
  
  23.
  
  雨势骤大,携带着世间一切痛苦泄愤于地面,无力的新叶被狂风残忍刮下,豆大的雨滴狠狠砸在之上,清脆声响——仿佛出现了裂痕。
  
  “无人真正热衷于杀戮,雷狮。”
  
  安迷修闭了闭眼,双手无力攥紧,地上刚刚冒出的新芽被死死抓住,时不时的断裂声被雨势彻底掩盖,就像骑士一生被束缚的命运一样、可笑,无比渺小。
  
  又似乎是进击中的鼓点有节奏的蹦跳,代表着的鲜活生命早已垂死,最后的倔强却仍然不朽,那是无比坚定的魂灵。
  
  注视着趴在地面狼狈不堪的安迷修,雨滴不断顺着湿润的发梢滴落而下,却早已无暇顾及。从心头突然涌上的阴霾逐渐蔓延直至吞没雷狮的理智——意识突然模糊,无数的重影显现至眼前。
  
  摇了摇头试图消散袭来的晕眩感,身体却逐渐无力。也不知为何倒地的骑士突然站了起来,努力挺直了身体,头顶悬浮着的冷热流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雷狮突然回想起,这抹光芒曾经照亮了他的一生。
  
  24.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挚深的情感习以为常了。
  
  甚至从梦中都会传来骑士清脆清晰的笑声,可以感染别人,给予别人永久的幸福。不知何时对这位骑士产生了兴趣,逐渐想去了解他的过去,想靠近他。学习他的笑容他的笑声,学习他说话的方式,学习他无时无刻的乐观态度,学习他什么都不怕放荡不羁的人生观。
  
  但嘴角拉扯的笑容总是不尽人意,身为皇子,这种看似荣耀的身份总是束缚着雷狮的天性——享受自由、渴望自由,渴望能像安迷修一样,快乐的活着。
  
  最终,这种情感演变成了名为爱的东西。
  
  梦中总会有那个身影,在草地上,在海边,在树林,在山涧——却总是屹立在风中。微风、狂风,都不会刮倒他的身躯,只会拂动他的衣衫,他的发梢,轻轻拂起他的嘴角,上扬的是雷狮永远得不到的弧度。
  
  “雷狮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还是在正值三月的初春。
  
  阳光璀璨挥洒而下恩惠着世间众生,候鸟吟唱着动听的歌曲。眼前的骑士单膝跪着,自喉管发出的音色如沐浴春风一般温暖柔和。
  
  ——‘我来接您回家了。’
  
  这是他对他时隔多年再次邂逅时说的第一句话。”
  
  ——后来,微风变迁,山地仍留有微风陪伴。
  ——什么都没变,却只有南山夷为北海。
  
  25.
  
  安迷修嘴角仍留有微笑,待雷狮的视线逐渐清晰,却发现此刻的笑容竟携带着几分凄凉,嘴角殷红的血迹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变得粘稠浑浊,再滋润大地。
  
  “无人真正热衷于杀戮,雷狮。”
  
  “你喜爱自由、喜爱没有束缚的人生。你真正喜爱的是微笑,是阳光,而不是这座阴暗的城堡。”
  
  安迷修踉跄着上前两步,死死拽住雷狮的衣领,而后者却没有丝毫单抗。注视着那双湛紫色的眼眸逐渐失去神采,安迷修微微颤抖着,无助的闭上眼睛。
  
  ——雷狮却突然按住了安迷修的后脑,嘴唇上骤然传来的触感使安迷修瞪大了眼睛。好笑地盯着那双极其接近的错愕的碧色眼眸,雷狮嘴角的戏谑肆意盛开。不断舔舐着,深入探索,口腔里是他渴慕已久的骑士的味道。
  
  ——真是狼狈啊。骑士大人。
  
  安迷修再度闭上眼睛,右手犹豫着攀上雷狮的脖颈,摩挲着白皙的肌肤,背后的双剑蠢蠢欲动。
  
  泪水在不经意划下,与雨水和血迹混在一起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名为热流的长剑萤光流转,握在骑士的右手,剑尖直指身前人儿毫无防备的背后。冷流在骑士身后,微微颤抖着,仿佛在反抗着主人的意志。
  
  ——我也知道,你爱我啊。
  
  “噗嗤——”
  
  26.
  
  剑贯穿心脏的痛感几乎感觉不到,脑中一片空白,两人的身体开始虚幻,仿佛微风轻刮便会彻底消散。雷狮松开了安迷修,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口中蔓延开来,浓浓的血腥味盛满了空气。
  
  “咳...终于下手了啊。安迷修。”
  
  “想来死在你的手里也不错....咳咳。”
  
  雷狮扑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眼神空洞着注视着阴暗的天空,雨水将地面的血迹渲染开来。
  
  “真痛啊......”
  
  安迷修捂着胸前的血洞,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拼命想去看最后一眼倒地的人,一股晕眩感却传来。在倒下的最后一刻,他用尽自己剩余的全部力气,将手......颤颤巍巍地伸向了雷狮。
  
  在意识彻底消失前,安迷修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雷狮低低的笑声。
  
  ——“混蛋。我爱你啊。”
  
  27.
  
  雷王星最新新闻:叛国皇子【雷狮】和守护骑士安迷修在凹凸大赛中死亡。在被回收的一刻,唯一记录下来的只有一张照片——在雨中,草地上血迹斑斑,两人倒在地上,面朝对方,唯有两人的右手不约而同互相探出,距离只有短短的一分米,却实际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从雷王星殿堂最上方传来低低的叹息声,王思索着,指关节有节奏敲击着王座。半晌后终于对长跪已久的下属下达了命令。
  
  “把他们的心脏埋在一起吧。”
  
  “遵命。”
  
  28.
  
  他是星宿的王,是雷霆的主人,是易怒的狮子,是带刺的玫瑰,也是剧毒的朱砂。
  
  可这些却在时间的奔腾中,逐渐变得支离破碎。
  
  最终——被冲刷成了他惦记已久的蜜糖。
  
  ——后来,微风变迁,却只有山地仍留有微风陪伴。
  ——什么都没变,却只有南山夷为北海。
  
  
——————————END————————————